Crazy Ark

DMC同人堆放处,杂物堆是放其他乱七八糟的同人和原创。

【DV】一期一会

补上七夕

————————————

        Vergil喜欢在废墟里等我,噢,也许不能称之为“喜欢”,应该是“习惯”。那里本来屹立着一座石砌的钟楼,最简陋古老的那种,掌管钟楼的老人有三个孙女,如今都已长大成人,我小时候还和她们中的一个十分要好。后来我们搬了家,再回到这附近的时候钟楼已经成了废墟,老人也在那场火灾中去世,三个孙女不约而同地失去了当时的记忆,很久以后我才意识到,那不是一场普通的火灾。

       但那已经是我从魔界回来之后的事情了,我听闻那里出现了恶魔的残骸,所以前去调查。拖延症使人快乐,但不能带来财富,我硬着头皮在接到任务的当天晚上赶到了现场,我记得那天是个大晴天,天上没有一朵云,星星像洒在披萨上的橄榄——尽管我不喜欢橄榄,但我不否认星星很美,孤零零的废墟像什么名胜古迹,以它存在的年头计算,的确可以包装一下成为一个旅游景点,只是缺少一个有头脑的地方官员去发现它,而我十分感谢没有人发现它,让它保持孤独的样子等我到达。

       Vergil发现了它,他坐在废墟上,手里拿着一片恶魔的鳞片,回头看了我一眼,然后伸出手,把它递给我。我因为太过震惊而失去了表情,我们很久没见了,久得我都已经放弃去想他是否还活着。那双破了的手套也不知丢到哪里去了,我原本以为那是我和Vergil之间最后也是最重要的联系,对我来说十分重要,而最终我还是把它丢了,思念和物品没有关系,它像酒瘾一样,难以戒除,到了最后,就和本能没什么区别。

    “你在找这个吧?”

    “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在接活儿。”

    “活儿?”

    “和你一样,而且已经很久了。”

       Vergil的态度并不像和分别了几十年的兄弟重逢,而是像和上个星期刚刚一起吃过晚饭的家人寒暄。我一句话也说不出来,都怪身边的人越来越少,我连讲话的功能都在退化,酒馆的老板永远知道我要什么,恶魔除了叫我的名字之外也毫无长进,所以我越来越懒得开口,导致了这样的结果,都是因为Vergil迟迟没有出现,虽然直接原因和我有关。

     “你住在哪儿?”

     “我没有必要告诉你。”

       是Vergil没错。被他拒绝的我居然高兴起来,我问他就这样把后续的事情都让给我真的无所谓吗,他不知从那里掏出了一包压缩饼干,坐在废墟上吃了起来,过了很久才说,悬赏任务,不交就当没接过。

     “你不会没钱了吧?”

     “我没必要告诉你。”这次他连看都没看我。

       我喜欢看Vergil的侧脸,我知道他有时候会偷偷看我一眼,啊,也不能说“偷偷”,其实他看得正大光明,即使我正对上他的眼神,他也不会像被发现抄作业的小学生一眼扭过头去,而是皱皱眉头,和我对视一会儿以后才把视线移开,不好意思的是我,但我不会让他看出来。

       我们很少见面,那次偶遇之后,我整整半年没见到他,我和我的搭档抱怨,为什么我的兄弟像风一样,怎么也抓不住,她一边涂手指甲一边对我说,你没有资格这么说他,你以为我有多久没见你了。

       我必须反省自己,现在我见到他的时候总是想抱怨,我有很多话要对他说,想抓住他的手腕,迫使他放下武器和我好好谈谈。从前我们一见面总是兵刃相见,现在他总是站得远远的,拒绝和我打架,和我见面的时间从来不超过半个小时,而且“偶遇”?别再和我提什么“偶遇”了!他想见我的时候总是可以找到我,我想见他的时候却根本不知道该往哪个方向走,就和过去一样,小时候我追着他是因为他是我哥哥,就算总是装成大人的样子,他也是我的哥哥,后来我追着他是因为他是我的敌人,即使我们有血缘关系,他也是我必须要打倒的人。现在我想追着他,却连提示也没有,拜托在什么地方竖个女神像吧,技能我已经升满了,我只想知道正确的下一关路口。

       那座钟楼的废墟是Vergil喜欢的地方,我决定这么想。我在很多地方见过星空,但它们从来没有让我这么安心过,除此之外还可以见到重要的人,重要的是还不用付钱。每年夏天我都会回那附近给母亲扫墓,我不知道他有没有去过,也不会问,我不知道他现在对母亲有怎样的想法,也不想问,今晚也一样。

       我想我爱Vergil,我看着他的时候,就想起一位人类的伟大戏剧家所写的悲剧里的那句名言,“是我的灵魂在呼唤我”,虽然我俩长得本来就一模一样。不,已经不一样了,也许就像他希望的那样,我们变得不一样了,至少不会一眼弄错,我不知道他会不会介意我长得比他高一点儿,真的只有一点,也许是在魔界沾染了什么奇怪的毒气。

       我想我爱他,见到他的时候我欣喜若狂,我们小时候念过一阵书,Vergil写作文的时候用了一个蹩脚的修饰,说天上的星星在笑,我说星星才不会笑,笑的是月亮。但现在我也觉得星星在笑,即使他一言不发,即使他面无表情,我就像坠入五颜六色的绘本,高兴得很。

    “很久没见了,Vergil。”我每次都这么说。

    “听说今晚有流星。”

    “我也是这么听说的,听说它们会从东边的天空划过,我的搭档像个小女孩儿一样等着许愿。”

    “你呢?”

    “我?我可不是小女孩。”

    “可你也有愿望。”

       我希望你能跟我回家,而不是一年只见一次。我想说出来,我不知道自己干嘛不说,我从来没试过又怎么知道他不会答应,也许我说了他就会点头,为什么不说呢?我张张嘴,东边的天空忽然划过了流星,我错过了许愿,但应该还有机会。

       Vergil依旧坐在废墟上,我发现他今天没带武器,真是难得。他坐在那里望着天空,也许他想许愿,这个想法真是荒唐,但如果是真的呢?我的兄长早就变了,我知道他有变化,我却无法确定那些变化到底能在我们的关系当中发挥怎样的作用,也许被困在过去的人是我也说不定。

    “Vergil,你真的在这里吗?”

       他看了我一眼,把手摊开来,我过了好一会儿才知道他要我握住,我握住了,居然是热的,他像看笨蛋一样看着我,收回了手。指尖留了一点他的温度,我再次确定,我爱着他。

       又有几颗流星划过天际,我连忙许愿,因为太着急了,我没能好好想清楚,只说希望明年还能在这里见到Vergil。我大声说了出来,Vergil居然说说那么大声会不灵,坐在这里的难道是两个才十岁的小孩子吗?我大笑起来,他没有表示鄙夷。

    “Dante,”这是他今年第一次叫我的名字,“已经结束了。”

       我不知道他说的是流星雨,还是其他什么无形的东西。

    “结束就意味着下一次开始?不是吗?”我的确没完全听懂他话里的意思,但我得接他的话,好让他不要认为自己的弟弟是个无可救药的笨蛋,好让他下一次再来见我。

 

Fin.


评论(4)
热度(30)
©Crazy Ar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