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azy Ark

DMC同人堆放处,杂物堆是放其他乱七八糟的同人和原创。

【DV】向过去和未来干杯 01

设定:转世梗?尼桑没有记忆,但丁有一点模模糊糊的记忆,有一点点推理要素,但是重点还是想让他们在这一世好好谈恋爱,在一起。会努力写完的。

最后谨以此文献给叉子 @人日一丁 ,生日快乐,一定要幸福啊~

今天太晚了,错字漏字明天再改orz

——————————————

【1】重逢之日

       Vergil刚抱着期末论文走出心理学教授的办公室,班里最喜欢找他麻烦的那个男孩就上前堵住了他的路。Vergil是个品学兼优的好学生,体育也不错,就是有个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缺点,不怎么会认人,就算是眼前这个特征极其显著的高大秃头男孩,他也早就不记得他的名字,好像叫Peter什么的吧?总之是个愚蠢到不值得记住的名字,就和他的脸一样蠢。

     “嘿,听说这次你又考了全班第一?”

     “是的,那和你有什么关系?”

     “可你不可能因此就舍得买一杯现磨咖啡,哈哈哈!”

       Vergil的忍耐度和话题的无聊度成正比,但他也答应过院长,进了大学就不再找人打架了,于是他转了个身准备躲过这个散发着无聊臭味的障碍物,却被对方一把拽住了手腕,虽然隔着袖子,他还是恨不得用靴子里那把小刀把那双油腻的手切下来扔进垃圾桶里去,他差点就要实践了,却被另一个让人讨厌的声音拦了下来。

     “Vergil!要回家吗?我送你?”

     “Dante!”秃头男孩忽然慌了神,震惊地瞪着新出现的角色,然后转身跑了起来,一眨眼就消失在了走廊尽头。

     “喔哦!我来的正是时候?”穿着红色皮夹克的白发男孩扔给Vergil一个头盔,彩色的,Vergil又把它扔了回去。

      “你救了他的双手。”

     “哇呜,真可怕!为了庆祝我们去喝一杯吧。”他对着Vergil吹了声口哨,就像对着那些穿着性感的辣妹一样,他知道Vergil讨厌这个,所以他非要这么做不可。Vergil抬起下巴厌恶地看了他一眼,径直绕过他往出口的方向走去,Dante毫不气馁地跟上去。

     “你喜欢什么口味的鸡尾酒?什么类型的女人?我知道一家店刚刚开业,正在打折,我可以帮你付钱,只要你这周末有时间跟我去约会,嗯?”他转着手上的摩托车钥匙喋喋不休,Vergil又开始想念自己的小刀了。

     “你看不出我的性别?”Vergil忍无可忍地停下来,甚至想卷起袖子让他看看自己的肌肉,他承认自己穿毛衣的样子并不能展示出平时的训练成果,但这并不能成为自己被骚扰的理由。

     “我当然知道了,可我还想知道得更加明确一点。”他朝Vergil抛了个媚眼,Vergil摆了摆手像要挡掉什么脏东西。

     “比如说!”Dante见Vergil打定主意甩掉他,忽然提高音量,“为什么我们如此相似!为什么我第一眼看到你的时候就觉得不缠上你我一定会后悔!”

     “那就请你后悔吧,但愿它不会影响你毕业。”

     “Vergil!”

       第三十次约会宣告失败,Dante看着Vergil抱着书坐上了公交车,连看都没有看他一眼。他有些懊恼地垂下手,把彩色头盔放到摩托车的后座上,决定下次换一个蓝色的。今晚他原本有个约会,一个在派对上认识的红发美人邀请他参加另一个更加疯狂的派对,Dante喜欢派对,但他对那些美丽的肉体没有兴趣,准确来说,他会和那些姑娘们调情,但不会和她们上床,和外表不同,他总是还没到半夜就乖乖回家了,不然他的母亲Eva会把他从头到脚数落一遍。

       然而,今晚他把那些社交计划全部取消了,只是为了约Vergil出去看个电影,现在他无处可去了。也许他可以去某个酒吧坐一会儿,和他的一位老朋友一起。

       Vergil没有为Dante的夜生活担心过哪怕三秒钟,他回到了他位于孤儿院的小房间里,原本在成年之后他就应该从这儿搬出去,但院长以没有新孩子进来为理由留他住到大学毕业,墙上挂着许多以餐具为主题的油画,都是孩子们的手笔,这个房间是他们这儿最大的一间,每次他们画完画都会挂到这里。画的最好的是一套刀叉,是年纪最大的那位女孩画的,院长说她以后会成为一个画家。

     “Vergil?哦,真的是你,我还以为你会去参加派对什么的。”身材臃肿的老女仆从另一个房间里走出来,用一条灰色的毛巾擦着汗。

     “谢谢你Susan女士,我要把我的期末论文再检查一遍。”

     “你总是在学习,你该和别的孩子一样多出去走走,比如和那个和你长得很像就是看着有点傻的孩子。”

     “Dante?他来过这儿?”Vergil再次皱起了眉头,他不记得把自己的地址告诉过Dante。

     “是的,他上个周末来找过你,你去市中心的图书馆了。”

     “谢谢您的回答,Susan女士,我想休息一下。”Vergil感觉头痛,也许是昨晚复习得太晚了,也许是外面那只乌鸦叫得太频繁,他不想承认是因为Dante,因为那就意味着他必须去解决这个根源,这太麻烦了。

       然而,麻烦还是自己找上门来了,大摇大摆地坐在了属于他的那个位置上,院长仿佛没有感觉到Vergil身边散发出的危险气息,笑呵呵地和坐在孩子们中间的Dante聊天,还把自己的那份面包给了他。

     “那是我的位置。”他陈述着一个事实,试图把一切拉回正轨。

     “你可以坐我腿上。”

     “我不记得我有没有跟你说过,”Vergil盯着他说,“不要用对付派对少女的方法来对付我。”他们把那些喜欢参加派对一周换一次男朋友并和他们每一个人都滚床单的女孩儿叫做派对女孩,而Dante深谙和她们交往的技巧,Vergil见识过很多次,不是他故意要知道,只是Dante认识的人太多了,在他缠着Vergil的过程中,Vergil不得不见识许多次类似的场景。

       但是必须承认一点,Vergil并不歧视这种生活方式,他只是讨厌Dante的态度。然而,很显然,他的家人们似乎很中意这个性格阳光的大哥哥,甚至在他要离开的时候还约定了下次来探访的时间。

       Vergil把他送到了门口,Dante几乎要掉泪了,于是得意忘形地再次向他提出了约会的邀请,这次Vergil决定暂时答应他,说到底他也不相信Dante会真的找他却约一般意义上的会。

     “你想让我去哪儿?”Vergil几乎想叹气。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我保证你会感兴趣!”

       让人意外的是Dante确实没有让Vergil失望。Vergil在大学攻读的是法律专业,这是院长给他的建议,说他这张脸不去干这一行实在可惜,但Vergil自己还选修了心理学。其中有一门课是关于古代人类信仰和心理学发展进程的研究,这座城市在自己独有的传说中曾被恶魔侵略,一位英雄拯救了这座城市,但英雄的名字并没有留存下来,Vergil在一些冷僻书籍的角落里找到过关于这位英雄的只字片语,但终究连影子都没有抓到。

       Dante带他去的是一家小餐厅,老板娘是个年轻的姑娘,看起来不超过二十岁,身材匀称样貌出众,大家都叫她Mary。Mary给了他们一本包着牛皮书籍,翻开第一页时,Vergil一眼就认出了上面所画的恶魔,和他见过的文字描述一模一样,他几乎忘记了自己身在何处。

     “怎么样?有没有后悔没早点答应我的邀请?”Dante一边往嘴里塞披萨一边说,而Vergil基本没有听清他说了什么。

     “你从哪里得到的?”

     “是Mary给我的,我答应帮她招揽顾客,她把书借给我。”Dante朝着路过的老板娘吹了声口哨,然而那精明能干的少女无视了他。这倒让Vergil有些意外,他还没有见过Dante的手段在任何场合失败过。

     “看出什么了吗?比如说那个英雄有没有藏什么宝藏在海里之类的。”Dante在他耳边轻声问。

       Vergil用一种看外星生物一样的眼神看了Dante一眼,然后抬头把书本摊开,难得说了不少话:“没有,这里有很多文字我暂时还看不懂,但这个英雄的历史远没有我们目前流传的那么久远,恶魔肆虐可能只过去了几百年。”

     “还有……”

     “还有?”

     “不,没什么,有些让我在意的地方,我想把它借走。”

     “不行,不过你可以每天来这里和我约会。”

     “可以。”

       那一天,Dante非常后悔没有再提出更多的要求。

 

Tbc


评论(4)
热度(27)
©Crazy Ar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