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azy Ark

DMC同人堆放处,杂物堆是放其他乱七八糟的同人和原创。

【DV】但丁的初恋情结

通常运转的刀,约会,然后告别,老年人想看他们好好谈恋爱。

————————————


       Dante已经在那面开裂的镜子前站了一个小时,连一开始饶有兴趣看他笑话的Lady女士都开始不耐烦了,他的衣服无非分为有洞的红色风衣和没有洞的红色风衣两种,她不懂可以在没有屋顶的事务所里睡上半个月的半魔怎么会在挑选衣服上花上那么多时间。

    “我想我不得不迟到半个小时,亲爱的Lady小姐,你有把我新买的手机交给Vergil吗?”

    “没有,是你说想亲手交给他的,但他今天哪儿都不会去,你知道的。”Lady把交叉的双手换了上下,撇撇嘴看了看窗外的太阳,把心里那句“你是要去见素未谋面的未婚夫时紧张到要晕过去的贵族小姐吗”给咽了回去。

    “我得去买件新衣服,Vergil一定不会穿着那件旧风衣。”

    “我希望你能意识到你口袋里的每一分钱都是要还给我的债。不过……”Lady挑了挑一边的眉毛摊开右手,“为了我的长远打算,我允许你买一件最便宜的。”

    Dante赶到游乐园现场时太阳都快下山了,他估计自己迟到的时间绝对不止半个小时。Vergil果然没有穿着那件蓝色的风衣,他把头发放下来,披着一件厚重的藏青色大衣,脖子上围着一条蓝色的围巾,Dante走近时他正把围巾重新围紧,遮住脸上残留的灰蓝色疤痕。

    “真是抱歉,Vergil,我好像迟到了。”

    “一小时四十分二十六秒,你每次都让我等这么久。”他把老式铜怀表放回口袋,用眼角的余光看了自己的兄弟一眼,罕见地没有皱眉头。

    “你好像生活在中世纪的游吟诗人。”Dante耸了耸肩,和Vergil不同,他穿了一件红色皮夹克,像极了骑着摩托在马路上游手好闲的暴走族。

    “我们并没有斗嘴的时间吧?”Vergil转过身,往游乐园的检票口迈出一步,Dante原地向上跳了几下,追了上去,抓住了Vergil一半的手掌。

    “我带了票!”

    “那是什么时候的事情?”Vergil没有甩开他,毕竟他已经答应他今天不会做任何拒绝他的事情,但明天就不一定了。

    “我们六岁生日的时候老爹买的。”

    “父亲?”

    “但没去成,你记得吧,他忽然说要走,你还冲他发脾气,我可从来没见过你对老爹那样说话!”

    “我说了什么?”

    “你不记得了?”

    “我不记得。”

    “你说,如果父亲总是这样说话不算话,你就要把他所有的武器都藏起来,顺便还把我拉下水,”Dante做了个鬼脸,“不过我得承认,我对偷藏老爹武器的事还是很有兴趣的。”

    “检票机好像坏了,”Dante草草看了一眼发锈的机器,“我来检票!你知道吗?从小时候开始,我就很想这么干!”

    他站到检票口,一只手放在胸口,一只手摊开,朝着Vergil微微俯身鞠躬:“这位客人,请让我看看您的票。”

    “我希望我没有搞错日期。”Vergil把票递过去,面无表情却确确实实地接住了他的话头。Dante哼着不成调的曲子将两张已经泛黄的门票撕掉了一小半,嘴里说着“祝您玩得愉快”。

       他已经不记得游乐园是什么时候被废弃的,只记得在他们还小的时候,这里曾经很热闹,有个穿着奇怪、不知是熊还是猫的吉祥物整天在游乐园门口和孩子们玩,有时候还会给他们发玩具。直到父亲告诉他们他已经没办法再让他们去普通人的学校读书之前,他们一次也没有进去过。只是在某个游客稀少的冬日早上,Vergil从那个吉祥物手里收到了一个蓝色的气球,他很不情愿地把它送给了Dante,而他那冒失的弟弟却把气球弄丢了,并因此不敢回家,Vergil和Eva在雪地里找了他很久,在午饭之前把鼻涕都快冻成冰的Dante拉回了家。

       Vergil没有对他恶言相向,如果是平时,他们肯定会为了抢东西而大打出手,但这一次,直到他们并排躺上床,Vergil也没有对他说一句话,Dante以为他一定很生气,所以当他感觉到自己的手被握住时吓了一跳。

    “下次你再把母亲弄哭,我就把你吊起来。”他听到Vergil闷声说道,并捏紧了他的手,就像现在,Dante捏着Vergil的手一样。

       游乐园的设施自然已经全部无法使用,旋转木马的油漆已经褪了大半,显得古怪而狰狞,过山车和海盗船也只剩下骨架,像巨大的鲸鱼死后风化在沙滩上。鬼屋的门口还挂着“心脏病等疾病患者谢绝入内”的警示牌,两块白色的破碎帘子被风拍打着左摇右晃,无需进入就已经足够阴森了。

    “让我看看,我们先去哪儿?”Dante攥着Vergil朝四周张望,想要找到一个有足够观赏价值的地方,Vergil指了指鬼屋外面的射击游戏小帐篷,那里还保持着最后一个人离开时的样子。

    “想要小熊吗?”Dante仔细看了看架子上还剩下什么,“看来老板已经没有多余的枪和子弹了,还是用我自己的吧。”他掏出黑檀木,却被Vergil抢了过去。

    “Well,两个人一起扣动扳机会不会提高精确度?”Dante心领神会,抽出白象牙摆好姿势。他们双肩紧靠,手臂相交,在战场之外的地方玩“这个“游戏让Dante觉得十分怀念,他笃定Vergil有着同样的想法。

       子弹射中了正中的大奖——那只眼珠子快要掉下来的小熊,Dante欢呼了一声,但他知道他们没法把它带走,因为它太脏了,Vergil讨厌灰尘。

    “我们去哪里坐坐吧。”他收回枪,继续攥着Vergil的手向游乐园深处走去。

    “Dante,你活像个对恋人撒娇的小姑娘。”Vergil忽然开口调侃了他一句,虽然无论从他的表情还是口气都无法判断出这是一句调侃,但Dante把它当作了一句难得的甜言蜜语,毕竟他的手正裹在他的手掌心里,Vergil还没有拒绝他,这就是一次真正的约会。

       他忽然有些后悔,他们应该去一次真正的游乐园,有很多走向未来的人类,而不是这种死气沉沉的回忆之地。他们没法坐过山车,没法大喊着从高空下坠,也没法从吉祥物的手里领到那只迟到了多年的气球,没法在晚上的时候一起看烟花,然后他可以说,Vergil,我爱着你,自己可能会脸红,真的。

       他们坐在喂鸽广场边上的长椅上,缺了华夫饼和冰欺凌,但Dante事先从Lady那儿得到了两个奶油蛋糕,Vergil吃蛋糕的时候Dante把脸凑了上去,给自己和兄长拍了大头贴,并且设置成了手机桌面。

    “科学真是方便,不像魔法总是打打杀杀。”

    “魔法也可以用来泡咖啡。”

       Vergil低头看着手机桌面上Dante那张粘了奶油的脸,忍不住想伸手帮他擦掉脸上的东西,这当然不可能,他只能闭上眼睛啪地一声盖上了手机盖。

    “快到晚上了,我记得以前这里每到周末就会放烟花,妈妈还说这么做太浪费了,那时候我们家真的有那么穷吗?”

    “这是母亲性格使然。”Vergil说得很少,因为他说得少,Dante就显得非常话唠,仿佛要把离别这几年的话都说尽了。月亮还没升起,周围有虫子的鸣叫,Vergil觉得很困,Dante也被传染了,于是他们头靠着头像小时候一样互相支撑着不再说话。

    “Vergil,难道约会就是这样?”被无数女性恶魔骚扰过的恶魔猎人其实从来都没有好好谈过恋爱,而唯一的恋爱对象是自己长年不知所踪的哥哥,这话说出去可能会丢了人类英雄的脸。

    “约会还要接吻。”Vergil用一般常识回答了Dante,于是Dante把他的脸捧起来,轻轻地啄了啄他的嘴唇,这一点都不像Dante,他的吻从来都像野兽撕咬猎物,就比如他们年轻时的那场重逢,在最糟糕的时间做了最糟糕的决定,那个吻混杂着血与肉,还有被搅乱的未来,但那时谁也不在乎今后会怎么样,他们互相发脾气,然后又让肉体和灵魂互相交融。然而,他们什么都没懂,什么都没懂就结束了这场糟糕的重逢。

    “然后呢?”

    “然后回家。”

    “哦,Vergil,你一点都不懂约会的精髓。”他抓着他的手有点发抖,因为月亮很亮,亮到刺眼,就和很久以前某座塔上的月亮一样,大得惊人。

    “回家,然后互相传递消息。”Vergil没有理会他的否定,而是把Dante送给他的手机放到胸口,“你应该回去,在‘那’之前,我会听你讲你那些废话。”

    “不对,我们今晚应该在一起!”Dante继续抗议,头顶上方飘过了一片乌云,也许明天会下雨,下雨他们可以窝在床上,然后讲讲中午的午饭怎么办,Vergil一定会不耐烦地翻身,然后他就可以顺理成章地抱住他的腰,对着那张刀刻一般的脸说一堆黄色笑话。

       可是Vergil说不行。

    “你知道,我很快就要……”他解开围巾,露出了一直被遮住的伤痕,它们像爬山虎一般在他皮肤上蔓延,Dante听到了那句话,他不想在和初恋约会的最后听到这样的告别语。

       因此,他很快便觉得自己快要不能呼吸了。



Fin.


评论(11)
热度(36)
©Crazy Ar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