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azy Ark

DMC同人堆放处,杂物堆是放其他乱七八糟的同人和原创。

【DV/圣诞节贺文】但丁与圣诞树

犹豫了很久把刀放下了。

平安夜快乐,只是找个借口玩而已。

————————————————



        Dante相信有圣诞老人,每年圣诞节,他都会在床头挂一只袜子,在他还没有颠沛流离的那几年,那只袜子也并不是毫无收获。

        Vergil不相信有圣诞老人,然而他从来没嘲笑过Dante,只是每年朝他的袜子里扔一块从河边捡来的漂亮石头,但自从但丁直接把脱下来的袜子挂在床边之后,他就再也没这么做过,并且为半夜醒来放礼物的父亲感到十分难过。

        Dante长大成人之后,他那些成熟的女性朋友们都对他的想法嗤之以鼻,不止一次地告诉他,这世上根本就没有圣诞老人,半夜爬烟囱的不是小偷就是疯子,只有Vergil在默默听了他的抱怨之后对他说,“我建议你换只袜子”,那时候他们正打得不可开交,Dante先动的手,至于动手的原因他早就忘得一干二净了。

        冲动总是能战胜理智,这是Dante最大的优点,“优点”两个字是他自己加的。

        “Vergil!我想我要赢了!”挂在Vergil脖子上的魔法宝石里传来让人不愉快的喊声,“不过我好像遇到了些麻烦,你最好快到我身边来!喔噢——”

        Vergil微微仰头和面前这只正淌下口水来的巨大怪物对视了一会儿,不耐烦地把宝石扯下来,和但丁忽远忽近的喊声一起扔到了墙角,宝石和布满铁锈的金属管一碰撞,惊动了潜伏在四周的敌人,预示进攻的低吼声渐渐浮出水面。

        “有个蠢货说要和我比赛,”Vergil把手放在阎魔的刀柄上,慢慢捏起来,“虽然是单方面宣战,但我也并不想输。”他很不高兴地结束了自言自语,踩着脚下突出的砖块跳了起来,砖块因为巨大的冲力裂成了碎片,四处飞散,蓝色的半魔踩在其中一只敌人的头顶,将刀柄轻轻往外一推,飞散在空中的碎石便精准地射中了其中两只怪物的眼睛。

        被粘稠物包围的四脚怪物显然不擅长对付速度太快的对手,被伤到眼睛的两只很快就因为疼痛和失去视力相互撞击,摔入水中,而Vergil脚下的这只,已被他斩断了到处挥动的前肢,在嚎叫之前,脖子也从它笨重的身体上分离,具有腐蚀性的鲜血洒了一地,石砖发出刺耳的滋滋声。

        Vergil站在恶魔的肉块上睥睨四周,敌人们步步倒退,但似乎并不甘心离开,他将阎魔一挥甩掉了上面令人作呕的鲜血,摆出了居合的姿势,恶魔们若有所思地歪着头,和他对峙了一会儿,终于径直转身,以比进攻时快上一倍的速度仓惶逃离,Vergil本想追上去,放走敌人不是他的习惯,但看了一眼墙角忽明忽暗的魔法宝石,他还是决定先去Dante那儿,毕竟他们还在比赛。

        Dante没有说谎,他被困住了,至少表面看起来是被困住了——被一棵圣诞树,准确地说是被一只已经死亡的、拟态成圣诞树的恶魔,他的四肢和头露在外面,整个身体被包裹在松树里,这位受害人还十分贴心地在加害者的头上挂了一颗星星。

     “为了赶来这里我放走了一群猎物,如果这就是你想给我看的……”

     “你对我真是太好了,Vergil。”Dante眯着眼睛笑着说,他的叛逆从头顶的枝干穿过,让他显得像个儿童舞台剧演员。

     “我也希望我像以前一样对你。”

     “原来你知道你以前对我不好!”Dante快速地说了一句,并且拿沾满粘液的手指向着Vergil一指,Vergil眉头一皱刀锋一转差点把Dante的手指切掉,但他已经很聪明地收了回去。

     “亲爱的哥哥,我实在不懂,像你这样在魔界滚了好几年的半魔为什么还会有洁癖!”Dante撇了撇嘴,故意高声说道,好像头顶上会有人听到似的。

     “这是条件反射。”Vergil稍稍仰头,俯视着Dante有些滑稽的样子,Dante觉得他在笑,为了判断Vergil的情绪他甚至去找了本叫做《微表情心理学》的书来看,但看到第十页他就睡着了。醒来时Vergil正坐在沙发上看他的书,他就从椅子上站起来坐到他身边,Vergil没动,他就直接靠了上去,Vergil依然没动,他忽然想起Vergil好像从来没有主动挑起过斗争,也许实际上他是个很怕麻烦的人。

     “好了,来选吧,你是想要一个吻还是一个完整的我,两个都要可以附赠一块隔夜的披萨。”Dante揣测了一会儿Vergil的心情,张开双臂说道。

       Vergil看了看四周,他可能很想坐下来,但并没有任何可以当做椅子的东西,于是他低下头,望着坐在地上的圣诞树,微微张了张嘴,Dante猜测他可能想叹口气,但最后又决定不那么做,他只用阎魔在Dante的腰间轻轻一挑,有个小袋子飞到空中,落在了Vergil的手心里,一个粉红色的小袋子,挂在Dante身上显然十分违和。

     “嘿!那是雇主给我的报酬!”Dante一下子站了起来,暴露了他别有用心的初衷。

     “呃……”他尴尬地在空中挥了挥自己的手,“我想那应该有你一份——虽然我想说你只是路过。没有告诉你我很抱歉,至少留一半给我当圣诞礼物吧!”

       Vergil不需要什么报酬,他的生活成本很低,猎杀恶魔也只是因为遇上了躲不开而已,他想Dante从来没有注意过他的生活,和小时候一个样,他只会在玩累的时候暂时跑到他身边,来看他究竟做了些什么。

     “如果有人知道这些年都是谁在拯救世界,他们一定会失望的。”Vergil收下了一块金币,扔了一块小石头进去,他从一只被魔化的鹰头上切下来的,红色,会发光。

     “好像回到了小时候。”Dante笑得很傻,至少在Vergil眼里如此,Dante以前抱怨过兄长看着自己的时候一定是自带变傻滤镜,明明他在酒馆很受欢迎。

     “这次算你赢。”Dante扯掉了身上的树皮,他早就想这么做了,他只是想骗取一个吻,可惜结果并不理想,“现在我们可以回家了吗?我是说……到我住的地方去。”

       Vergil没有听到他所说的后半句话,因为那些脑子比核桃还小的怪物们从下水道里窜了出来,这次它们好像找到了一些速度比较快的伙伴。Dante讨厌恶魔,更讨厌在不正确的时间出现的恶魔,比如说现在,但Vergil侧过身稍带疑问地说了句“再比一次?”,他便立刻将这种情绪抛到了脑后。

       Dante相信圣诞老人存在,他可能没有一把白胡子,也不会骑着麋鹿在天上奔来跑去,但他还是有可能给相信他的人送个礼物,即使相信他的是个半魔。

 

    Fin.


评论(3)
热度(43)
©Crazy Ar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