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azy Ark

DMC同人堆放处,杂物堆是放其他乱七八糟的同人和原创。

【DV】Little Guest

前些天的小段子而已。但丁的白日梦系列之二?

——————————

       大雨欲来,我那可爱的、小小的同居人,就坐在我的床沿上,灰色的裤子上打着补丁,毛衣上的线头像雏鸟可爱的绒毛。他睁着那双蓝宝石一样的眼睛看着我,不断地晃动着他细细的双腿。

       雷声轰鸣,我的小客人在我的窗边轻手轻脚地挪动,似乎随时都打算钻进那令人安心的巢穴——床底。他没在看我,他看着门外,也许是他的家人在睡前给他讲了可怕的故事,也许他正准备对温柔的母亲开个不大不小的玩笑。

       乌云携风,灰暗的窗外令人想起躲在破败的教堂里不见天日的黑弥撒,邪恶的风掀翻了我的墨汁,污染了未写好的稿子,我索性将它们弃之不顾,转身去寻找我的小客人。为了得到灵感,我穿了一件中世纪女巫才会穿的黑色长袍,被折断的扫帚还躺在门后面,之前因为动作太大受到了楼下房客的投诉,但看到我狼狈地躺在地上的样子,那个善良的老人原谅了我,这是我最近碰到的第二件好事。

     “你在干什么?”我蹲下来的时候踩到了裙子,差点撞在床脚上。我爱这个旅馆,每年我都要来这里住上一阵子,它陈旧却整洁,遗留着几个世纪前的装饰物,还有一个像是活了几百年的皱巴巴的老板娘,她只负责坐在门口,她亲切的女儿则负责在每年的这段时间里,为我留下这间最靠北的房间。

     “你在干什么?”我小小的同居者没有回答我,而是重复了我的话,我不知道他到底有没有自我意识。

     “我吗?我在写小说,写一篇能把小孩子吓得晚上睡不着的小说,像你这样的小孩。”我瞥了一眼我那些被染黑的稿纸,希望它们能够自动站起来,像小意达的花儿们一样把我脑袋里构思的故事演成小型歌剧。

     “Dante,你在干什么,妈妈要来了!”他再次往门口看,又警惕地盯着床的中间,仿佛那个叫Dante的孩子就坐在那儿。

       虽然我早就尝试过无数次,这次失败依旧让我十分沮丧,他看不见我,也意识不到我的存在,他是个没有意识到自己正在恶作剧的小孩儿,天天把地板踩得叮咚作响,像只横冲直撞的幼年蝙蝠,累了就躲进黑暗里。

       他是在黄昏消失的幽灵,因为忘记了死亡,而在清晨复活。我尝试用我能够想到的非正常规则去解释他,这个夏天,我遭遇了很多场雷雨,而我粗心得像个喝醉了酒、无所事事的老头子,总有一天我的稿子会像从梯子上摔下的不幸老人那样,落入泥泞中,而我只能在窗边哀嚎外面肆虐的北风带走了我所有的想法。

     “要躲好!”

       我听到我的小客人轻轻笑着,爬进床底,和善的女主人正在叫我,而她的母亲用汤勺敲着桌子,我猜,他们说的那个恶魔猎人来了,我不敢保证我不会讨厌他。

       为了我所在的房间在我离开后也可以正常营业,她们叫来了一个据说什么都接的恶魔猎人,他现在坐在我对面,银色的头发略显凌乱,恐怕在雨中奔走耗费了他不少体力。他有着一张男人会羡慕的脸,虽然留着短短的胡须,却意外略显稚气,我觉得如果他有一天死了,应该也会把这稚气带去冥界。

     “我想那是我哥哥。”他说出了令人震惊的话。

     “我们常常玩游戏,”他把下巴放在剑柄上,讲一个温馨的故事,“分别躺在床上和床下,我扮演Vergil,而他自称Dante,即使是妈妈,在我们的诱导下也常常搞错。”

     “我没想到那时候的遗物会在这儿,我还以为已经全部烧掉了。”他有点儿话唠,也并不急着去我的房间,我也不希望他去,我正开着窗,让狂风肆虐。

     “我做任务常常碰到和自己有关的事,这实在是件怪事,我以为我是来做好事的,结果其实只是给自己善后,你瞧,拜我亲爱的哥哥所赐,我连酬劳也不敢收得太多。”他站起来,我领他上去,他继续说着他们幼年时候的故事,看起来很开心,我不知道他要拿我的小客人怎么办。

     “我会想办法把他带走,他不是恶魔,大概只是记忆的碎片,就像电影片段,你知道吗?有个我喜欢的电台,一到晚上十二点就开始重复播放经典电影片段,我都快能背出来了。就像通过那些片段可以找到电影一样,也许我可以找到Vergil,或者至少证明他还活着。”

       他真的很吵,有些人一开心就会变得没法控制嘴唇,这时候他们需要一盆土豆泥,可惜我手头上没有,也许墨汁也是个好想法。

       Dante推开门进去,我确定我的小客人还躲在床下,窗还开着,他安静下来,因为外面电闪雷鸣,是个召回过去亡魂的好日子。他看着那张床站了很久,久得我很想踢一脚他的屁股,我是个脾气暴躁的人我提过吗?

       接着,我看着他蹲下去,掀开了床单,床下的那双蓝眼睛露出笑意,对着恶魔猎人说道:“妈妈,我是Vergil,Dante在床上哦!弄坏窗户的也是他!”

       恶魔猎人的笑容消失了,他用一种蜡烛凝固般的表情回过头看着我,撑起一边的嘴角,说道:“那不是我哥哥。”

       那是……我……

       我不知道他有多失望,我希望他闹完别扭之后能够站起来,别再踩着我的稿纸了,然后我就会告诉他,找到并认识到自己的执念,也不算坏。

 

Fin


评论(1)
热度(13)
©Crazy Ar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