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azy Ark

DMC同人堆放处,杂物堆是放其他乱七八糟的同人和原创。

无题

一个段子,本来是写死亡十题当中,活着的两个人,后面也许之后会补上,先当段子放着好了。

+++++++++++++

年少时候的岁月,是个童话。童话之所以称之为童话,是因为它们被书写者有意无意地隐藏了残酷的部分,这是儿童独有的天分。

他从村子后面的小山坡坐滑梯一般一路向下,把妈妈刚刚给自己换上的衣服弄的又脏又破,然后淌过一条不浅的小河——可能会在跳过最后一块石头的时候滑一跤——到达那棵早已死去多年却不愿归于沉寂的、歪斜着的老树脚下。


来陪我玩!


一边这么说着一边借着有些腐烂的身体爬上和兄长坐的那根相背的树梢,伸手去夺他手中的书。

已经在阳光下晒得有些昏昏沉沉的兄长清醒过来,把书往怀里一塞,紧紧抱住,破解了他的袭击,侧过头不易察觉地鼓起了腮帮子,有着细长睫毛的漂亮眼睛也眯了起来,像只护食的动物。


我可是跋山涉水过来的,你不能这么对我。


他夸张地板起脸来,一只手向前伸出一只手放在额头,用一种舞台剧似的夸张的演技这样说着。趁着对方一脸嫌弃地转头看他的一瞬间,纵身一跃,继续抢夺对方的心爱之物,却不料找错了立足点,一脚踩空,向下坠去。


啊!


他惊慌的尖叫在中途就变成了恶作剧得逞似的笑声,抬头看向那只抓住他手腕的手,比他稍微壮实一些,白一些,这个角度正好挡住了午时的阳光,从手腕的外延弥漫出金色的轮廓,让那只手腕显出某种稚嫩的温柔。他不顾还挂在空中的危机,将空出来的那一只手抬起来扯着眼皮吐出舌头,对兄长做了个鬼脸。


下不为例。


嘿嘿!我已经听了很多次了哦。


像只猴子似的在空中晃了两晃,攀住旁边的树枝顺势跳起,坐在那个眉毛扭在一起的人身边,将肩膀贴上去,八脚章鱼似的攀住他的肩膀,然后被下巴也整个儿塞进了对方的肩窝里,压得他几乎喘不过气来。


你为什么总做这种蠢事。


哪种?


正太装傻中……


这种、这种,还有这种,以及最开始的那种。


掰开他的左手,再掰开他的右手,最后将他那个毛茸茸的脑袋压到树干的凹陷处。


因为你每次都会接住我啊。


压在额头上的那只手异常的温暖,大概是因为晒了太阳的缘故。


童话总是用最简单的语句创造出一座宫殿,然后在成长的过程中慢慢倒塌,从城堡中心的心脏中长出的,是以残酷为养料生长的大树,也许还有很多互不理解的眼泪和错过的悔恨所供养的果实。


我却没有能接住你,有碎片也好。


他站在自己的废墟之前,张开空无一物的手掌,这样感慨道。

fin.


评论
热度(7)
©Crazy Ar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