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azy Ark

DMC同人堆放处,杂物堆是放其他乱七八糟的同人和原创。

【DMC】永无止境的未来

无CP吧,反正是双子的故事 

    应该从哪里说起好?有时候无尽的时间也让人困扰,因为没有了时间的限制,说服自己拖延的理由又多了一个,于是就在不知不觉间将很多事情搁置下去,直到忘记为止。我的童年稀松平常不值一提,因为某些特殊的原因,很早就开始独立生活,我有个孪生弟弟,我都快忘了他长什么样了,总觉得这么多年了应该有所改变,但是我却一点都没有变。

    你说为什么?那是因为我被自己抛弃了,好了,这个我一会儿再说。

    我母亲是个美人,很优秀的女人,除了偶尔会耍点小脾气几乎没有毛病,要说最大的缺点,那一定是“她是个人类”这一点,如果和父亲一样是恶魔的话也许可以活下来也说不定。不过回头想想,如果她是个纯正的恶魔的话,父亲也许也不会爱上她了。我是不太懂爱情这种事,也许我弟弟懂得,我早就看出来他比较善于勾搭小女孩,从小就是这样,虽然最后他总是把事情搞砸,但是不知为什么好感度反而会上升。他喜欢缠着我,并且什么事都和我说,所以他在外面闯了什么祸我全部知道,明明打架的时候一副最好我消失的样子,过了几分钟却又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的样子,难道我太记仇了才觉得这种情况非常奇怪吗?

    长大以后缠人的习惯倒是有所好转,不过也许是因为流离失所的生活让他不得不放弃了这一点。父亲开始总是不在家以后,母亲的笑容也开始少了起来,我记得她从前常常和我说“你父亲一定会保护你们的”这句话,我一直相信父亲是个很强大的人,甚至相信即使他不在眼前,我们如果遇到危险的话他也会立刻出现,虽然他平时总是发生像打破碗这种我6岁以后就不会再出现的意外事故。

    可是母亲逐渐无法再掩饰的担忧让我产生了动摇,当然我不想让自己动摇,这是不被允许的,我们的人生稀松平常,并且也将一直如此平常下去,虽然我看了很多书,却拒绝相信那种可怕的事情会发生在我们身上。但是……为什么我还要认真地阅读父亲留下的书籍?那些他称为“只是虚幻的故事”的书籍我全部都认真读过,记下了一些被称为“恶魔”的东西的属性和弱点,在我的坚持下父亲提前教会了我和弟弟一般孩子不会学习的武术。明明那个时候不需要的,因为我觉得那些只是虚幻的东西,父亲也是这么说的,我相信他,但是我还是做了这些多余的事情。

    嗯,也许你说得对,我是自欺欺人,我相信着那些书中所描述的东西,所以我害怕了,我并没有像想像中那么沉着,就像我总是埋怨床不够大,希望早点分床睡,但还是觉得身边有个活人存在也还算不错,即使这家伙睡相差到不可置信。

    学来的那些东西,在后来的日子里的确起了点作用,不过依旧没有改变结局,母亲死的时候父亲不在,我弟弟哭得像是整个人被雨水洗过一样,事实上那天的确是下雨了,所以我大概也哭了,只是记不太清楚,也许是我弟弟哭得太厉害让我忘记了自己在哭的这个事实,又也许只是我自己想要忘记罢了。后来的记忆有些模糊,反正你也看到了,我掉入了魔界,而且再也没有出去过。

    什么?对,我的确是在人间出现过,是的,那个的确是我没错,那个“我”抛弃了我,至于原因,大概是我太过软弱,他把情绪的大部分留给我,然后自己走掉了,带走了过多的执念,留下一直是少年模样的自己在这片永远都不会有光明的地方。我们共用着同样的思维,所以即使抛弃了我,我对他的影响依旧存在,他对我的影响也是一样,所以在人间发生了什么我也知道。虽然这种影响微乎其微,神经脆弱的时候也许会强烈一点。

    他回来过一次,我曾经试着重新和他和好,不过那个时候他已经意识模糊了,所以到最后我也没有成功,我看着自己的身体被覆盖上一层黑色的铁甲,然后为了某个人战斗,不过这些都无关紧要,看着自己的人生就这样流逝事实上我并没有什么感觉,因为是自己而不是别人,如果产生了怜悯自己或者觉得悲哀之类的情感,岂不是自己可怜自己?这种事我做不到。

    所以我没有想过要去帮助他,况且没有实体的我也根本做不到。在这之前,我看到我和我的兄弟在塔顶上自相残杀,心里想着这可真傻,就像小时候一样,那个时候也许我产生了一些愉悦,也许这点愉悦救了我兄弟的命,至少那时候他的确比我弱。不过后来他超过了我,这并没有什么好不服气的,愿赌服输,虽然有些不甘心,不过这点执念都被另一个我带走了,所以对我的影响比较小,那天我正百无聊赖地坐在一堆恶魔的尸体中间,望着天上那三只红色的眼睛,我想看看太阳,可惜这里永远也不会有太阳,我就好像是被自己打入了地狱,算了,假装一下也未尝不可,算是这三只眼睛唯一的作用吧。人间在下雨,我想起母亲死去的那天,然后继续看着悲剧的延续,是我自己创造的悲剧。

    好像偏题了,没错,我变成黑骑士后见到过我弟弟,成年人的样子,被和妈妈长得一样的女人骗了,虽然很想嘲笑他一下,不过我自己也被骗过,所以还是不要了。他注定会让那个女人和他站在一起,这是我的直觉,因为他有那种让所有人都善待他的能力,我并不羡慕,这是实话,你爱信不信。

    他会赢这一点,也在我的意料之中,没有信念的人再强大也无法胜利,而另一个我把全部信念用光了,存在于我这边的这部分那微乎其微的影响力根本无法传达给另一个我,肉体消失的时候不知道我弟弟有没有看清楚我的脸,但是项链掉了下去他是很清楚的,他把它捡走了,皱了下眉头,我有点好奇地靠近他,脸贴得很近几乎碰到他的发丝,如果不是我的手根本无法触碰他,我简直想要反常地恶作剧一下,拨弄一下他的发丝,因为我已经多久没有这样和他面对面,也许是有些怀念。

    然后他走了,应该是去找魔帝吧,我没有跟上去,他赢不赢不关我的事,也不是我可以左右的,我的肉体消失在空中,好像星星一样,如果不是想到那些在空中的亮点是我自己身上的东西,我应该会有些惊喜,星空阳光花草人类,这些外面世界的东西就像梦幻一样,我想另一个我是绝对不会在意这些的,总是走得很快无法让我好好看着。

    好了,这就是我的人生,没错就这么短,你还想知道什么,我已经什么都告诉你了。我会怎么样?就一直这样下去吧,哪儿也不去,如果可以的话我倒是希望什么东西来杀死我,因为另一个我已经死去了,我要是不死去的话,就好像是我抛弃了自己一样。没什么,只是自言自语罢了,就算是你说你陪我说话我也不会对你有所感激的,是你自己蹭上来找我说话的。

    啊,对了,你叫什么名字,我没办法和其他恶魔交流,也许还会见面,所以就顺便问一下。

    嗯?

       Dante吗?很耳熟的感觉。对了,另外一个我死去以后,有些太过执念的记忆被他带走了,虽然有所影响,不过我恐怕是记不起来,要是你是他很重要的人我却忘记了,那……我也不会觉得哪里抱歉的。

    嗯?我吗?我永远都不会长大了,永远存在于此,所以你不用担心回来的时候看不到我,不要那么一脸沮丧的样子,比哭还难看。你该走了,快走吧。

    再见,Dante。

 

        Fin.


评论(1)
热度(2)
©Crazy Ar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