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azy Ark

DMC同人堆放处,杂物堆是放其他乱七八糟的同人和原创。

我在未来等待与过去的你相遇(1V&幼D)

这个是想给EM姐的贺文,能喜欢真是太好了。

 

算是xp那篇《on the road》同人的同人,虽然说没有特别和原作接轨,简单来说那篇的剧情就是二様改变了过去的Vergil,所以未来一切重组,二様不得不消失。

我这篇,让Vergil穿越了一下,穿到了二様那个时间点,也就是对于尼桑来说的未来,在那里和幼年流浪的D相遇告别的故事,因为过去的时间被改变,那么原本的东西全部会消失吧,所以他还是会消失的吧,我让他们心灵感应了一回,在二様操纵时间的时候,尼桑感觉到了,并且借助他的力量完成了这场旅行,引导了D和自己相遇,其实这些大概也是潜意识作祟,因为傲娇是死不悔改的。

请配合音乐食用,因为我写的时候是双曲循环的,灵感也是来自于这两首曲子。

http://www.xiami.com/song/showcollect/id/17880935?success=2

-----------------------------------------------

我在未来等待与过去的你相遇

      教堂的钟楼响了十二下,夜生活残留的流萤都已渐渐消散,初冬的夜空十分干净,稀稀拉拉的星辰,懒懒散散的流云,像是被随意撕碎的夏日遗留的蝉翼。不见璀璨时燃烧生命的痕迹,只余一片静谧。镇子中心的游乐园里,喧闹和欢乐与归家者鞋底带起的尘埃一同消散,伴随着他们欢笑的木偶们也就此沉默,互相追逐了一天的旋转木马静立于乐园的中间,每一个零件都在夕阳燃尽之前经过了细心的保养,即使在这样淡淡的星光下,依旧泛着些许带着暖意的光芒。但是,他们终究只能相隔着一段只要一步就能跨越的距离,等待几个小时后的序幕再开。

      Dante就站在乐园的外沿,涂抹着星光的金属栅栏今夜并没有打算阻拦他的去路,像通往睡美人寝宫的荆棘,顺从地为对的人敞开着。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到这里的,他离开自己的家已经很久了,久得忘记了回去的路途,久得使“暂时性遗忘”成为了日常,不久之前,他正在想着找个地方安定下来,镇子里总会有给流浪儿安睡的地方,即使看着不像个房子,只要可以躺在上面不被夜晚的小生物打扰,就已经足够。初冬的凌晨对他来说有些寒冷,为了不在第二天被当做冻住的人偶丢弃,他整个晚上都在到处走动,顺便尽可能用这个年纪的孩子可以达到的成熟程度思考着自己的未来,也许因为如此,他才没有发现自己走到了奇怪的地方。用看似合理的解释填补了逻辑的空白,他开始打量起这个无人看管的乐园,黑暗中潜伏着隐隐绰绰的影子,如果定睛太久,也许还会错将它们当做活的东西,像是夜里聚集的亡灵,无声地簇拥着一个微不足道的生命踏上舞台,而他们,则冷眼旁观。

      舞台的中心,旋转木马沉思之处,另一个主角已经站了很久。在穿过漆黑的帘幕之前,Dante将他和周围的一切混淆起来,他的身影与那群蛰伏沉吟的野兽融合起来,如同一个不起眼的配角,也许是因为某些不和谐的因素,才没有让Dante错过他——他看起来好像在等,耐心地、安静地等待着,等待着Dante拖着疲惫的身体来到这群散发冷意的玩具之间。

      “Dante?”他动了动嘴唇。

      “你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一瞬间的惊讶之后,Dante揉了揉犯困的眼睛,试图看清面前的影子。

      “我在等你。”影子矮了下去,似乎是坐在了一匹旋转木马之上,木马抖动了一下,像是在瞬间获得了生命,但终究还是不甘心地恢复于死物。

      “你是谁?”孩子思索着遇到敌人的可能性,不动声色地将右脚向后迈了一步,放低了重心,但是他从那个影子身上感觉不到敌意。

      “Vergil”_影子没有动,用和刚才一样的语调报上了名字。

      “诶?”_Dante愣了一下,随即突然兴奋起来,“和我兄弟一个名字!”

      “不过……他大概已经死了……吧。”孩子的情绪总是变幻莫测,矛盾重重又容易猜透,对于失去还没有实感的Dante,下意识地摇了摇头,将脱口而出的心底的恐惧甩到了脑后。

      “我就是他。”影子至始至终没有多余的动作,如同在尽心尽责地扮演着一个陈述者的角色,为了让主角通往下一幕的引导者。

      “哈?”之后是一段长时间的沉默,Dante突然露出了一个笑容,随即演变为寂静中突兀地笑声。

      “你………你怎么做到的!”他不再保持距离,三步并作两步缩短了和影子的距离,毫不避讳地跳上对方的膝盖一把搂住脖子,Vergil的皮肤比这夜里的寒风还要冷,冷得刺入骨髓,Dante只是狠命地抱住了他。

      “发生了什么,魔法药水?灵魂穿越?木乃伊?僵尸?快给我讲讲!”他用两只小手捧住Vergil的两颊,将自己的额头贴上去,这是他从前耍赖的时候用的花招,虽然现在两人的体积差了很多,看起来未免有些维和。

      “是时间。而且是你自己的原因。”时间这个词汇,稍微有些难以理解,就和死亡的概念一样复杂,所以Dante安静下来,看着面前微微皱着眉头有些不耐烦的哥哥,将刚开始的那阵兴奋劲压了下去,十几秒后,他离开了那具冰冷的身体,在木马上选了个舒服点的位置,坐了下来,外露的手臂正好贴着Vergil破碎的衣袖,他注意到他身上的衣服看起来像块破碎的黑布。

      “我的……原因?虽然不是很明白发生了什么,”他抓了抓后脑勺将手臂交叉枕在脑后,“不过能把你捡回来,细节什么的就算了吧。”无条件地接受了这丢的时候明明和自己一样大现在却可以做自己爸爸的哥哥,Dante轻松地将两只悬空的脚在木马前面晃了两下,马儿发出了一阵沉闷的响声。

      “但是啊!”Dante忽然夸张地砸了下手掌,“Vergil,你太狡猾了,这样我打架不是很吃亏吗?以后我可不许你一个人出去玩!”

      “我不是去玩的。”这次,Vergil的语气出现了微妙的变化。

      “诶——”Dante故意拖着长音,带着恶作剧似的笑容抬起头看着成年的兄长,这个长音在中途令人不适地急转直下,他将脊背向后一仰,如同蓄力,下一刻便手足并用地再次爬上了Vergil的膝盖,对着那张蹙眉的脸做鬼脸,这个时候年幼的身体反而方便了他调整方位,追着Vergil躲开的视线怎么也不肯放开。

      “居然还没崩掉……奇怪,”纠缠了大概半分钟后,Dante夸张地睁大眼睛露出震惊的表情,“以前都会有效的啊。啊!难道说……你是在小看我?”随即,他自说自话地用手摸了摸下巴。也许是实在对这个小鬼忍无可忍了,坐在旋转木马上的影子霍地站了起来,躲闪不及的Dante被他抓住了脚踝,倒着提了起来,Dante瞬间觉得血液涌到了顶端,一阵头昏眼花。

      “我倒是忘了,你比较喜欢这种招待方式。”Dante稍微调整了一下模糊的视线,发现Vergil的嘴角有一丝不易察觉地微笑。

      很好玩吗?喂,不要欺负小孩子!你没看到我们之间现在的实力差距吗?作为斯巴达之子你不会感到羞耻吗?喂!

      有人刚刚不想让我把他当小孩子,所以我尊重敌人的意愿。

      他们用眼神飞速交流了一下,得出结论之后,Dante有些丧气地对着Vergil吐了吐舌头。在他刚刚准备垂死挣扎的时候,巨大的轰鸣声打断了这场兄弟们的“游戏”,那声音随着冰冷的夜风降临,四周的霓虹忽然亮了起来,如同精灵的夜宴从夜的另一边突然敞开了迎客之门,闪烁着的朦胧亮光从旋转木马的四周开始蔓延开去,无人的乐园被洒下了光织成的璀璨渔网,音符跳跃着追逐四处飞散的气球,木质的人偶踩着鼓点从彩色的帐篷里鱼贯而出,手里拿着五彩缤纷的糖果,手风琴的节奏带动着旋转木马,开始了欢乐的序曲,雕刻精美的华丽顶棚流光四溢,透明的玻璃随着角度的变化荡漾起出宝石般的色泽,木马们身披着美梦织就的衣衫,昂起了头颅,它们是为了追逐而存在,为了在互相观望又无法靠近的绝望中寄托思念和浪漫,喧嚣和寂静之间隔着天堂和地狱,在不停的折磨中,享受着转瞬即逝的愉悦。

      Dante呆了一下,乐园向他发出了无声的邀请。在他更小一点的时候,曾经和Vergil两个人去过一个村边的游乐场,只有跷跷板和一匹不会动的木马,没有音乐也没有光,那是他们唯一一次去所谓的游乐园,还以打群架为结局不欢而散,就像一个事先说好的诅咒,现在摆在面前的,也许是巫女摆出的解咒钥匙。

      “Vergil,我们去坐木马吧!”他向后跑动了几步,朝着站在原地的Vergil伸出了手,Vergil明显愣了一下,他突然觉得,也许保持这样会比较好,他们相隔一步之遥,所有的灯光汇合成欢乐地流动着的河,浸没时间,浸没空间,浸没未来的期待,浸没过去的纠缠,华丽而不真实地旋转着,就像两匹互相追逐地旋转木马。

      但是,指尖的暖意将他拉出了恍惚的状态,他发现自己冰冷的手掌已经被那只小小的手抓住,Dante并没有用力,他却似乎没有办法摆脱,任他拉着自己,坐上了一匹木马,旋转的速度快了起来,它们尽责地一上一下地移动着木质的身体,卖力地贩卖着快乐的气氛,头顶绚丽的灯光似乎让坐在马上的人和外面无人的世界隔离了开来,乐园空无一人,只有两个人,只有他们,这个夜、这些光明、这些仿佛不知疲倦的音符,全部似乎只是为了他们。马背上的位置十分狭窄,Dante的后背紧紧地贴着Vergil的胸口,他这才感觉到自己幼小的弟弟是如此瘦弱,他还要一个人在人间徘徊多久?这个时候的自己又在魔界做着什么?这些都不应该是现在思考的问题,因为乐园给予他们的时间,并不会有多余,舞台给予演员的比一生要短得多。

      Dante向后靠了靠,像是要把整个身子藏进兄长的怀中,那里冷得像个冰窟,他却对于惹毛Vergil这件事乐此不疲。舒服地找了个适当的位置,如同观赏星空一般任由眼花缭乱的灯光擦过自己的脸颊,曲调不断地循环着,仿佛催促着气氛继续高涨,如同迷魂药一般,Dante觉得自己快要醉了,虽然他只背着父母偷偷喝过一点酒,这略带着苦涩的冰冷怀抱不就是那瓶偷偷喝了一口又藏回去的酒吗?他并不懂得一些事情的意义,甚至不知道如何去提问,从小他就把很多事情想得太过简单,坚持着一些自己都不明白的原则,所以吵架总是不可避免,以后大概也是如此,这才是双子存在的意义吧。

      “不,也许长大了会好些。”他嘟囔着用眼角看了看Vergil,正好发现对方也在看着他,说不清是因为害羞还是因为偷瞄被发现的缘故,他立刻将脖子摆正了位置,却觉得背后的视线并没有就此离开。

      “Dante……”

      “嗯?”Dante觉得身后的人俯下身子,在他耳边低声说道,而且还主动将两手向前移动了几分,稍显犹豫地抱住他。

      “你高兴?”他问。

      “嗯!”他转过头去,想把自己确实很高兴这一点告诉对方,但是就在那一瞬间,背后的气息消失了。啪!就像被关掉的电视机。

      最后一刻,他没有看到Vergil。

      音符疯狂的跳跃着,似乎到了高潮,他不知道追逐也是会有高潮的,他愣在那里,看着空荡荡的背后,夜风的冷意并没有比那个怀抱寒冷,也许要温暖几分,可是他却感到全身发抖。他听到小丑在笑着,然后木马渐渐停了下,音乐还在继续,欢乐还在继续,他还坐着,微微调整了一下位置,将双腿放到了旋转木马的一侧,双手托在斜后方,安静地等待着喧嚣散去,繁华尽歇。

      所有的故事的结局,总不会都是“他们过上了幸福的生活”,这不过是一个关于相遇和告别的故事。Dante在老旧的游乐园醒来,被告知这里要修建旋转木马至少还要经过二十年的努力。

      那么,“我们”终会相遇,在我们消失的未来。

 

Fin.



评论
热度(6)
©Crazy Ar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