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azy Ark

DMC同人堆放处,杂物堆是放其他乱七八糟的同人和原创。

【DV】关于完全不知道哥哥在想什么这件事

存个档,给熊孩子的生贺,你们看我那么甜。

懒得排版了,好困。

——————————————————

1、哥哥捡了只小动物回家


    “你要养它?”

    Dante不同意,Dante表示抗议,Dante抗议无效。

    “有老鼠。”Vergil把装着牛奶的小碟子推到黑色幼猫面前,回到自己的座位上,用十分标准的英式姿势拿起了刀叉,开始用餐。

    Dante挤眉弄眼,Dante托腮抖腿,Dante被踩了一脚。

    “你是说我吗?”他故意大叫了一声,揉着脚丫委屈地问道。

    “我认为我也不是每时每刻都在嘲讽你,你至少有一点比老鼠好……”

    “只有一点吗?”

    “目标比老鼠大。”

“还不如没有。”

Dante非常怀疑这只猫会不会抓老鼠,它比一般的老鼠大不了多少,而最近家里忽然搬进来的不速之客显然沾了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长得比它们生物学上所规定的尺寸大多了,要不然就是上帝创造它们时喝醉了酒,多塞了点不该给他们的东西进去。

他眯着一边的眼睛看着黑猫喝完了牛奶,舔了舔唇角,蹬了蹬后腿,一跃而起跳上了Vergil的膝盖,出于本能Dante紧张了一秒钟,但Vergil没对它做什么,依然自顾自地吃着自己的晚餐,Dante心情十分复杂。

 

   2、即使是Vergil也会有喜欢的东西

 

Dante今天早上起来的时候被吓了一跳,有了睁眼见蓝天的奇妙体验之后,Dante以为自己已经不会被任何事物吓到了,但他意识到人永远要做好接受惊讶的心理准备,比如说抬头看到一只黑猫眯着蓝色的眼睛,嘴里叼着一只死老鼠,老鼠的牙齿有一只小拇指那么宽,牙尖离他的眼睛只有一厘米。

“小家伙,你干得不错!”Dante慢慢坐起来吹了声口哨,“不,不不不,我不需要你的礼物,今天早上是Vergil买早餐。你看,就在这条街的最左边第二排第三个摊位,有个老婆婆——我总是忘记她的名字,Vergil大概去她那儿,他很喜欢她做的面包,别说是我告诉你的,他肯定不承认。”

“喵——”也不知黑猫是不是听懂了他说的话,瞪大眼睛看了他一眼,叼着老鼠跳下床,走到门口时又回头看了他一眼,Dante觉得自己被鄙视了,不过,这世界上的人没有几个不被猫鄙视的,即使是半魔人也无法例外,这没什么好沮丧的。

可Dante确实感觉到一阵沮丧,也许是因为,他将最近观察很久之后才发现的秘密说了出去,而听众却毫不在意,越过听众毛茸茸的耳朵尖,他看到Vergil正在擦桌子,他打扫房间的时候从来不让他看到,而逼Dante打扫房间的时候却要坐在房子中间看书。事实上,Dante就算偷个懒,他也不会拿他怎么样,Vergil专注一件事的时候,时常会废寝忘食,就算Dante掉进垃圾桶了,他恐怕也不会马上发现。

刚来那会儿他喜欢看神秘学——这恐怕是历史遗留问题,最近好像爱上后现代了,Dante偶尔会用他不怎么喜欢思考复杂问题的脑袋担心一下,兄长的大脑能不能容下那么多东西。

“尽是些年轻人的爱好和执念。”Dante在被子深处翻找着自己的袜子,黑猫在楼梯口喵喵叫,好像在催他一样,他觉得自己像个提前进入晚年的老头子,大早上赖被窝,赶不上流行,而他半年前还在担心兄长无法融入社会。

让社会见鬼去吧!他自己都没融入过。某天他忽然发现,Vergil的人类生活可以很丰富,忽然心情复杂。

 

   3、想给哥哥戴猫耳首先要以身作则

 

一个星期前,Dante在喂猫的时候想到了一个“好主意”,但很快就被Vergil发现了,他怀疑他在某个用过的披萨盒子里找到那对猫耳是在更早之前,因为黑猫每隔几天都会叼着死老鼠叫他起床,这一切一定都是Vergil的报复。

“别看我哥哥那个样子,他小时候就会记仇,吃掉了我的蛋糕,我不就是把牛奶倒进他的鞋子里了吗?最近那只猫总是跟我作对,我在想是不是我最近又干了什么让他不高兴的事。”前天他对他的搭档这样说,而当时坐在一边的Vergil并没有否认,他用余光看着Vergil,想听他说些什么,却没得到任何回应。

他非常想要激怒他,以前这可是他的拿手好戏,但最近却常常失败。

“Vergil,你最近到底在想什么?”送走客人之后,Dante就抢走了Vergil手中的书,顺势把他压在沙发上,Vergil皱着眉头往边上一摸,才发现和从前不同,他的武器已经不在触手可及的地方。

“我在想,你是不是披萨吃多了,才蠢成这样。”Vergil从坐垫后面扯出了Dante准备好但还没用过的猫耳朵,套在他头上。很适合你,他一本正经地发表感想,趁着Dante发呆一把推开他站了起来,Dante伸手想拉他的胳膊,结果只扯住了袖子,场面怎么看都有点儿滑稽,像八点档家庭伦理言情剧,Vergil肯定要生气了,他想,房子又要遭殃了。但Dante从来不担心房子,反正房子就算今天不遭殃,明天也会遭殃,等Lady学会了一键还原,他们就能省下不少钱,当然不排除债主大人坐地起价的可能性。

“你在闹什么别扭?”Dante从Vergil的嘴里听到了出乎意料的内容。

“嗯……哼?”Dante没反应过来,轻轻歪着脖子看着他,“也许是因为我们很久没……打架了不是吗?”他差点就说我们很久没上床了,但这似乎并不是当前可以讨论的好话题。他还不清楚Vergil口中的闹别扭到底是什么意思,Vergil忽然神色一变,走上来捧住他的脑袋,他从Vergil的眼睛里看到了自己的脸,的确——一脸不满。最近所有的情绪都可以总结为“不满”。

随后,他觉得眼前一阵模糊,嘴上一热,他感到非常不对劲,因为Vergil居然在主动吻他,这绝对是宇宙级别大事件。Dante抬手去搂他的腰,还没碰到他身上的布料,就被蓝色的小剑戳了个正着,他却松了口气。

还是Vergil,不是别的什么东西。

他的兄长从他面前移开,嘴里咬着个绿色的东西,那东西来回扭动,掉到地上,被黑猫一口吞了下去。他情绪所有的来源也被一口吞了下去。


4、不懂不明白不清楚就是人生啊

 

“这很好笑吗?”

“当然好笑了,恶魔猎人居然被恶魔寄生了,而且自己还不知道。”Lady手里的啤酒瓶随着她颤动的声音震个不停,Dante怀疑一会儿她就会把整瓶啤酒往头上倒,至少他很想让她这么干。

“所以……他最近喜欢上的书并不是什么后现代文艺作品,而是恶魔生物学吗?”

“他喜欢上的其实是各种文艺作品为主题的书皮,老鼠是被我吸引来的,猫是向上次的委托人借来的,不和我说是因为会惊动恶魔。他大概一直在找机会把那东西弄出来。”

“早几年他可能更乐意直接把你劈成两半。我调查过了,真是个喜欢情绪化的恶魔,怪不得他连打架都不和你打了。如果惊动会怎么样?”

“会爆炸吧?”

“真想看。”

“你的表情看起来像新型恶魔。就算是恶魔也不能保证炸成碎片还安然无恙啊。”

“不错呢。”

“哈?”

“恶魔啊,你们还会活很久吧?”Lady用轻松的语调说着,拿着空了的酒瓶往后一靠,看着酒店外面的天空。这片区域也渐渐开始繁华起来,对Dante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他们又该搬家了。

Dante告别债主大人回到DMC,进门看到Vergil正把一个小袋子套在黑猫的脖子上,应该是酬劳,Dante觉得心很痛,这世上一只猫都比他会赚钱。

“至少让我道个谢。”Dante把叛逆放到一边,有些暧昧地说着走上前去。

“不错的想法,你是想挂在这面墙上还是挂在那面墙上?”Vergil脚尖一移,蓝色小剑围了一身,不过Dante并没有感觉到特别强烈的攻击性,只有这一点,他从来没有猜错过,这也许就是他时不时喜欢激怒Vergil的原因。

“我可以把这句话当做邀请吗?”

Vergil露出一脸不耐烦的表情,失去了兴致似的把幻影剑收了回去,坐到那张他专属的椅子上,轮到Dante打扫的时候,他总是坐在这个位置上。Dante撑着桌角轻轻一跳,坐到了他对面,忽然心情大好。

“My brother♪”

翻书声回应了他。

“我们真的养只猫吧?”

Vergil抬头看了他一眼,淡淡说道:“一只就很烦了。”他说着,不知从哪里抽出了那对Dante为他准备的猫耳,往Dante凑过来的脑袋上一套。Dante摸了摸耳朵上的绒毛,开始思考怎么在晚上把他戴到兄长的头上去。

    

Fin.



评论(11)
热度(45)
©Crazy Ar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