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azy Ark

DMC同人堆放处,杂物堆是放其他乱七八糟的同人和原创。

【DV】一月烟火

新年快乐,去年也没能出坑,没有填完的东西我会慢慢填的。

——————————————

       Vergil躺在阁楼的地板上。并不是他喜欢这样,他只是想打开天窗透透气,整理一下杂物,好心的房东用一个优惠的价格把顶楼的小房间租给了他,连同阁楼一起,而现在他却不得不考虑要怎么向房东太太解释眼前的情况,天窗整块碎掉了,玻璃、瓦片和木头碎片撒了一地,他很希望趴在他身上的弟弟也能碎成一片,那样他就可以用一个木簸箕把他装起来,扔给路过的垃圾车。


     “早上好啊,我亲爱的兄弟,哇哦,真是个新年大惊喜不是吗?”Dante笑着吹了声口哨,举起两只手指在额前一挥,他做得很吃力,因为有一把剑从他的背后贯穿,将他和Vergil钉在了阁楼地板上,利刃从维吉尔的胸口穿过,陷进了顶楼的天花板。

     “新年好,斯巴达之子肉串,今天半价,欢迎抢购!”Dante撑着地面慢慢提起自己的腹部,以免某个尴尬的地方碰到Vergil的腰带。


     “Sweet……morning……”Vergil歪了一下脖子,面无表情地说,然后屈起膝盖,狠狠往上一踹,但丁就像颗出膛的子弹一样,带着夸张怪异的呼喊声飞了出去——和他身上的剑一起,并且精准地撞到了什么东西,那东西呜咽了一声,和Dante一起坠落在屋顶上。


       Vergil理了理头发,跳出屋顶的大坑,有一只神奇的动物正躺在一堆东倒西歪的晾衣架之间,它全身漆黑,背上有一对翅膀,从羽毛的顶端还可以依稀辨认出原本的洁白,它挣扎着站起来,双眼血红,额头上长着锋利的角。


       清醒只用了几秒钟,站稳之后那生物就径直向Vergil的方向冲了过来,恐怕是认准了他是刚刚袭击自己的人,Vergil皱皱眉,闪身躲过,瞬移到Dante身边,右手拔出他背后的剑,左手把披在身上还未穿好的外衣扯下来顺手一扔,正好盖在Dante头上,Dante觉得眼前一黑,拉下衣服就见Vergil单手握剑,冲着那生物的脖子削去。


     “Vergil!别杀它!它可是我这个月的伙食费!”Dante慌忙跳起来,往背后一抓,抓了个空。Vergil听了,露出极度不耐烦的表情,但还是硬生生把剑的去势止住,只切掉了生物脖子上的鬃毛,生物抬起前蹄嘶鸣,打算从他身边冲过去,现在Vergil确认了对手是一只独角兽,即使是他也知道那是种神圣的生物。


     “抓住他的角。”


     “你在开玩笑吗?它会疯掉的!”虽然嘴里这么说,眼看着独角兽冲到眼前,Dante还是听从了Vergil的说法,徒手抓住了它额上冒着黑烟的角。独角兽痛苦而愤怒地挣扎起来,差点把Dante掀倒,Vergil从它背后跃上马背,用剑柄毫不留情地朝着它脊椎上的某一点猛砸了两下,独角兽一阵抽搐,竟硬是没有倒下。


     “Dante,水银。”Dante对独角兽背上的兄长竖了个大拇指,周身霎时一片银白,独角兽立刻停止了挣扎,Vergil又对着刚刚的位置攻击了三四下,独角兽终于倒了下去。


     “呼……接下来交给那群神经兮兮的老头子净化就行了,”Dante松了口气,对着手中的一片叶子说道,“嘿,我亲爱的债主阁下,可以让那些老巫师把这家伙带走了!报酬六四开,我们说好的!”


       叶子对面有个女性的声音哼了一声,独角兽的周围出现了蓝色的魔法阵,将那神奇的神物带回了主人的身边。Dante拍了拍衣服的下摆放松肌肉,现在他有另一件麻烦事要解决,抬头看了看Vergil那张因悠闲的早晨被打扰而想毁灭小镇的脸,他扯开嘴角挤出一个笑容。


       Vergil有很重的起床气,也不知道在魔界呆了那么久的他怎么会有这种毛病,当然了,或许正是因为在魔界待久了,每天早上吵醒他的都是些没规矩的倒霉蛋,他才会对妨碍他自然清醒的一切生物和非生物充满敌意。


     “Vergil……”他正想说几句好话,Vergil沉着脸从屋顶破洞边跳了下去,Dante抱着他的衣服跟着进入了Vergil迁居不久的新家。有阁楼阻隔,Vergil真正的住所没有遭到破坏,只是在天花板上留了一条三指宽的缝隙,抬头可以看到外面的天空。


     房间中间放着一张四四方方的桌子,桌子上摆着两份早餐,一份蔬菜为主,配着面包和番茄酱,另一份是小鱼干混着米饭,Vergil走到放着面包的那个盘子面前,坐下来系上餐巾。Dante轻手轻脚地走到另一边,抓着椅背左右摇晃。


     “我就知道你会给我做一份。”Dante张开双手向前一伸,好像谁要拥抱他似的。


     “那不是给你的。”


“得了吧,除了我还有谁会来你这儿,你可别跟我说是你的顾客!”Dante不以为然地摆摆手,露出心知肚明的笑容。


     “Dante,你是和人类住太久,染上定向思维的恶习了吗?”Vergil把一颗圣女果塞进嘴里,面无表情地说。


     “等等……这不可能,这……这不符合逻辑。”Dante有点谎,固执地坚持道。有个人,他不认识但是Vergil却认识,而Vergil给这个人做了早餐,还打算和他一起吃,债主大人的火箭炮也没有这样的震撼力,这是事关Dante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的大事件!


     “不不不,我不是在乎你到底交了几个朋友,但是,我是说,我并不是觉得这样不好,但是……天哪我到底要说什么!我是说你要是要和哪个人类接触你至少应该告诉我!”


     “Dante。”


     “哈?”


     “你挡到它的路了。”


     “喵呜……”有什么毛绒绒的东西蹭了蹭Dante的腿脖子,Dante往边上挪了一步,一只小东西踩着他的靴子跳上了椅子,又跳上桌子,坐在小鱼干边上回头疑惑地看了看Dante。


     “他是我弟弟,你喜欢的话可以咬他的手指。”Vergil对着年幼的小生物解释了一句,它喵了一声,放心地低头啃起了鱼干。


     “嘿!我的手指可不是拖鞋!”Dante小心地绕过它,移动到Vergil旁边的位置,伸手抢了他手中咬过一口的面包塞进嘴里。


     “啊,对不起,我好像抢了你的早餐,”Dante斜着眼看着他,“这就还给你。”说着他低头猝不及防地吻住了对方的紧闭着的薄薄嘴唇,Vergil一惊,倒也没挣扎。


     “你好懂得就像三岁小孩。”


     “只在你面前。”Dante又吻了吻他,压低声音暧昧地说道,“Vergil,既然外衣都脱了,不如把这件也脱了吧。”他伸手去扯维吉尔衬衫的领口,他好久没穿那件马甲了,他觉得十分可惜。


     “喵!”啃完了小鱼干的猫咪朝着他们的方向充满敌意的叫了一声,竖起了浑身的毛。


     “哼嗯——虽然你不是什么可疑人物,但也没有资格妨碍我们,”Dante冲着猫咪扮了个鬼脸,“今天可是新年第一天!”


     “喵!”猫弓起了背,更加怒气冲冲。


     “D,你该去帮房东太太捉老鼠了。”Vergil用手指撑着额头说,托Dante的福,新年第一天他就觉得头痛。猫看了他一眼,又朝Dante叫了一声,跳下桌子消失在楼梯口。


     “D?”


     “D。”


     “既然这么想我为什么不回去?”


     “自我意识过剩和妄想症你想选哪个?”


     “我选‘你想我’。”Dante眯着眼睛意味深长地看着他,现在是清晨,头顶还破了个洞,要营造暧昧的气氛实在不易,而头顶又不合时宜地传来了奇怪的声音。


     “哦——那些阴魂不散的寄生虫!”Dante咂了砸嘴,万分不舍地放开了Vergil,抬头朝着头顶的缝隙诅咒了几句。


     “叛逆呢?”


     “被那些家伙吃了,恐怕还在某一只的肚子里,我任务里数量最多的一群,等完事了我一定要向雇主收取额外的劳务费!”


     “对,毕竟你没有把他的屋顶捅个窟窿。”


     “别耿耿于怀,来吧Vergil,我知道你没什么生意,不如我把这一单分你一点,六四开怎么样?”Dante拿起那柄破破烂烂的剑抡了几下,看了一眼Vergil。


     “五五。”


     “成交!”


       Vergil从床边拿起他的刀,跟着Dante从窗户攀了出去,外面已经被黑压压的恶魔包围,有人好心帮他们张开了结界,否则这个小镇恐怕要遭殃,Dante要用十几年的时间来偿还修理费用。


     “我的兄长什么时候也会讨价还价了?”Dante大笑着跃上对面的屋顶,一脚踢开一只恶魔,剖开它的肚子,他得把他的剑找回来。


     “屋顶坏掉的时候。”Vergil不知道Dante有没有听见,黑压压的小虫们围上来,让他想起厨房难以消灭的蟑螂,新年第一天要大扫除,倒也符合传统习惯,他想。


       等Dante从最后一只恶魔的肚子里救出黏糊糊的叛逆,已经是晚上了,可能结界出了什么意外,里外时间的流速不统一,新年第一天就这么过去了,但不管怎么样,烦人的事情总算是结束了,委托人派来协助他们的小女巫把酬金交给他们就匆匆离开,剩他们两个站在破了一个洞的屋顶上,看黑漆漆的天空。


     “真的不回去?”站久了,远处街道上吵吵嚷嚷的声音融入了带着冷意的空气,Dante擦了擦脸上的血迹,问道。他忘了DMC还没有从一堆废墟中站立起来,总之先问了再说,这才符合恶魔猎人直来直去的性格。


     “烟火。”Vergil没回答他,如喃喃自语般说。Dante转过头,正好有一朵鲜花在夜空中绽开,新年的狂欢开始了,五彩如城市霓虹,却衬托得他们所在的地方更加与世隔绝,天与地之间只剩他们,如果忽略那一堆被独角兽撞坏的衣架的话,真是一点都不浪漫的遐想。


       Dante摇了摇头,抓抓脸,正看到Vergil的手掌张开着,就垂在他边上,他伸手抓住了它,Vergil没抽回来。他们并排站在屋顶,身上沾满了污迹,真的一点都不浪漫。Dante又朝Vergil的肩膀边挤了挤,对方依旧没有反应,他干脆把脑袋蹭了过去。


       得寸进尺是恶魔猎人的宗旨之一,这是谁的名言来着?就算是我说的吧。


     “Vergil。”


     “我想许个愿。”Dante似笑非笑地看着Vergil,Vergil瞥了他一眼,忽然叹了口气。


     “我不会消失的。”Vergil把敞开的领口抓在一起,抬头看着黑沉沉的天空,他依旧不习惯人间的天空,过度的平静就会引起暗流涌动的错觉,也许他更希望那里真的有涌动的暗流,但去年也平静地过去了,不管是好是坏,在终点之前,还得继续走。


     “你好懂得就像三岁小孩。”Dante轻轻欢呼了一声,他沉默片刻,重复了一遍。


     “只在你面前。”Dante轻声说。

 

Fin.



评论(6)
热度(27)
©Crazy Ar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