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azy Ark

DMC同人堆放处,杂物堆是放其他乱七八糟的同人和原创。

【鬼泣\DV】七夜谈 03

困,有错别字也明天再改吧,这篇越写越随性。


————————————

3、another story


       Dante自小随遇而安,吃得到今天的披萨,就不会想着明天会不会饿肚子。他可以活很久,但至少现在还没有超过人类的寿命,能锻炼出这样的心态,纯粹是天性作祟。Lady常说他活得糊里糊涂,这样的好处就是,不会遇到什么无法理解的事情就大惊小怪。

       Vergil现在就走在他的前面,无论他上蹿下跳还是做鬼脸,他都不会生气,甚至他可以光明正大地去抓他的手,捏他的脸。当然,抓是抓不过来的,捏也是捏不动的,就像Alice告诉他的,他们的触碰对Vergil来说充其量只是一阵风,或者一片水汽。

     “小姑娘,你可以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兄弟吗,我觉得你的眼睛要烧掉了。”Dante徒劳地跟在后面喊,Alice则早就把Dante当成了空气,寸步不离地跟着Vergil。

     “嗨!至少该跟我解释一下吧?”他不甘心地继续喊。

     “我今天已经跟你解释得够多了!到下一个营地再说好吗!你这个话唠恶魔!”Alice不耐烦地拽着圈子喊。

     “我是个话唠没错,但这和你跟不跟我解释有什么关系?”

     “我错了,你是个话唠蠢货恶魔!”

     “女士你该学着优雅一点。”也许Alice已经意识到Dante只不过是在寻开心,她开始沉默,吝啬她的每一个字,直到太阳西沉,他们到达了一片绿洲,在那儿安营扎寨,Dante和Alice当然什么也没做,他们只是等着Vergil点起了篝火,然后围着坐下来而已。

       Dante觉得很新奇,他很少像这样近距离地观察过他的兄长,他这时候年纪还小,闭着眼睛的时候竟然还能看得出些许稚气。他的怀里紧紧地抱着阎魔刀,仿佛随时都准备出鞘,Dante忍不住想象他在魔界的日子,那里比人间更危险,也许连好好睡一觉都是奢望。

     “你要干什么?”Alice忽然不满地说道,Dante发现自己正抬起手轻轻抚摸Vergil的前发,他的手微微一滞,捋了捋兄长银色柔软的头发,把手收了回来,手心落下了几颗沙子。

     “女士,”Dante挤了挤一边的眉毛叹了口气,“他是我哥哥,又不是你哥哥。”

       少女把头撇过去,看向缩在一边的自己,她正被靠着一棵枯树战战兢兢地看着火堆。她咬了咬嘴唇,低声说道:“可你杀了他。”

       Dante学着Vergil的样子抱着叛逆,看着火苗时上时下,他很想说“没有”,Vergil只是消失了,并不是死了,但他也不能肯定。连“赋予死亡”这件事都做得马马虎虎,所以他对于“活得糊里糊涂”这个指责也不得不坦然接受。

     “你怨恨我吗?”Dante看着似乎沉入睡眠的Vergil说,“别开玩笑了,我还没责怪你给我惹了一堆麻烦,然后又拍拍屁股走得无隐无踪。我得承认我做事不太稳妥,我一向如此,你该提醒我。哦,我忘了你提醒我的方式就是插了我一刀!”

       Dante正说到兴头上,Vergil的眉头突然动了动,Dante条件反射似的往后移动了几厘米,然后才想起对方根本看不到他。Vergil把头从手臂之间抬起来,睁开眼睛,火焰跃入了他蓝色的瞳孔,仿佛某种不为人知的稀有矿石。他转过头看向缩在一边的可怜少女,她跌跌撞撞地追了他一路,好几次差点被高级恶魔吃掉,现在也像只受了惊吓的小猫一样抱着受伤的膝盖不敢入睡,因为如果遇到危险,Vergil不会主动救她。

     “Alice。”

     “什……什么?”少女惊喜地看着他,这一路他就没跟她说过几句话。

     “找个地方……”

     “不要赶我走!”Alice往前挪了一点,坚定地说。

     “你对我没有任何利用价值。”Vergil面无表情地说道。

     “但是你也没有杀了我……啊!”她还没说完,阎魔刀的刀刃就抵在了心口。

     “不……”Alice强作镇定地摇了摇头,“你只会杀妨碍你的人,我不会妨碍你。”眼前的刀刃稍一停顿,立刻被收回了刀鞘,就像它被抽出来时一样,简单干脆。

     “你的脑袋和Dante一样不太聪明。”这是从出发以来他说的最长的一句话,而且还不带杀气,Alice几乎要喜极而泣,接着,她的怀里被扔进了一本书。Vergil为了打开各处的封印,养成了收集书籍的习惯,无论看得懂还是看得懂,毕竟没人知道它们会不会在以后的某一天被用到。

     “这个?”

     “魔法书。”

     “给我的吗!”

     “我不会救你第二次。”这是这个半魔少有的一点仁慈,少女却如获珍宝,几乎要围着篝火跳舞。

     “真是个小姑娘。”在旁边围观了好久的Dante托着一边地腮帮子挖苦道。

     “本来就是啊,Dante叔叔!”现在的Alice似乎心情大好,面带笑容地反击道。

     “我是叔叔,Vergil算什么?”

     “他可没有长到你这个年纪。”Dante觉得眼前这个少女是故意在找他的痛处,但并不会多疼,毕竟这些不是他早就知道的吗?

     “好了好了,亲爱的女士,怀旧喜剧该结束了吧,告诉我你到底想干什么?别告诉我你只是想要看看Vergil。”他得把话题引到正途上来,否则Lady和他都会错过周末的酒店聚会。

     “不行吗?”

     “别说得那么坦然,你跟这个不知道哪儿来的恶魔在这一代游荡了那么久,难道就是为了等我哪天偶然到这儿,好让你见到我哥哥?”

     “为什么不行?”少女眼神闪动,“为什么我要有其他的目的?我根本不知道你在哪儿。”

     “那如果我不来呢?”

     “你一定会来……”她把头扭过去,用下巴顶着膝盖,“它告诉我的。”

     “它?”

     “我被它抓住了,它不是恶魔,所以你杀不了它,它是控制所有时间的神,你现在所看到的一切都是真实的,不是幻影,我们现在就是在过去的某个时刻。”

     “从恶魔嘴里说出‘神’这个词真让我吓了一跳,哈?”Dante一摊手,“那那座莫名其妙的城镇又是怎么回事?”

     “它只是喜欢恶作剧。它很孤独,所以要我陪着它,就像当初没有遇到Vergil时的我一样,”晚上有些冷,Alice将火焰幻化成一条毯子,裹在身上,“我控制不了它。”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Dante无可奈何地抓了抓头发,“真相往往很简单,一个可以操纵时间的神因为自己的兴趣造了一座城然后到处招揽人口,如果我概括得还算准确请点点头,谢谢。”

       Alice真的点了点头,她比刚才温顺多了。

     “但你会死在这儿。”Dante话锋一转,声音瞬间低沉下去。

     “我知道。这没什么不好,我当初就有可能死在这条路上,无非是再回来选择另一种结果而已。”她说着,走到了Vergil身边,坐下来,另一边是另一个Alice,在Dante看来,他们就像三座大理石雕塑,荒野里的雕塑。

     “它失去了我,就会变回最初的样子,然后花好几年寻找下一个宿主,这原本就不是你这种半魔能解决的事情。”Dante揉了揉眼睛,Alice突然长大了,长成了一个金色头发的成熟女人,上一次见到这样的Alice,他的店才刚开张。

     “那些城里的人会变成什么样?”

     “你真是什么都不明白!”一瞬间,她又变了回去,站起来冲着Dante喊,“那些人怎么样和我有什么关系!我早就不是人类了!你还以为我会和你一样同情他们吗?”

     “Alice?”因为她说得过于激动,Dante竟怔住了一会儿,思考自己哪句话刺激到她了。

     “明明就把自己唯一的同类杀了,你一点都不后悔吗!就因为你父亲保护了人类,所以你也要做人类的英雄!你难道从来都不觉得你应该和他站在一起吗!你不后悔吗?”少女越说越激动,步步后退,她身上的生命力恐怕在迅速流逝。

     “我当然不后悔。”Dante没在看着她,而是看着沉睡的Vergil,猜想刚刚的响动在他耳朵里会不会只是一声雷鸣。

     “明明我才是一直看着他的人,你连他死前都没看着他,为什么只有你能让它打开时间的大门?”她已经喊得没力气了,轻轻地抽泣起来。活着的东西都需要目标,不管是人类还是恶魔,而眼前的少女并没有什么目标,她在还是人类的时候就是一具空壳,现在也不过被填入了一些模糊不清的东西,Vergil无心填进去的意义。

     “为什么?Vergil,你可又给我添了新麻烦。”Dante闭着眼睛自嘲地笑笑,他不喜欢思考也绝不否定自己,思考从小就是Vergil的工作。而此时Vergil的睫毛动了两下,忽然抬起头往四周看了看。

       Dante有些诧异地看着他站起来,望着自己站立的方向,眉头越拧越紧。他有些不可置信地看到他的两片嘴唇动了动。

     “Dante?”

       Dante条件反射一般往后退出好几步,作势拔剑,而Alice已经停止了抽泣,有些愕然地看着他,看到他的反应,又忽然冷笑起来。

       Vergil一步一步往前走,Dante看着他的眼睛,确定自己没有被映入他的瞳孔里,才慢慢地把放在武器上的手收回来,此时Vergil的脸离他只有一个拳头的距离。也许所谓的时间之神捉弄了他,他忽然想去吻Vergil的额头,他真的这么做了,就像小时候献上一个晚安吻一样。

       就在他的嘴唇碰到Vergil的皮肤时,天空忽然碎了。


TBC


评论(5)
热度(10)
©Crazy Ar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