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azy Ark

DMC同人堆放处,杂物堆是放其他乱七八糟的同人和原创。

【鬼泣\DV】七夜谈 02

2、book of fate

 

       这个?

       魔法书。

       给我的吗!

       我不会救你第二次。

 

       Vergil?

 

     “Dante!Dante!她在哭了,你又做了什么?”Lady把药品放回床头,跨步走到门边,扒着门框朝楼下大喊。

     “我什么都没做!你怎么不问问那个打输了就哭鼻子的小鬼在我的衣服上戳了几个洞?”有个讨人厌的男人在楼下制造噪音,Alice皱了皱眉头睁开眼睛,暴躁的脚步声刚刚好到达耳边。她迷茫地盯着那双蓝色的眼睛看了好一会儿,眼角有湿润的液体滑落,她忽然意识到那是眼泪,便像只踩中了陷阱的小狼崽一样跳了起来。

     “喂!我劝你还是——嘿!”刚刚醒来的少女不知从什么地方拔出了小刀,对着Dante的脸就是一刀。Dante抬手一挡,眼皮和手腕上瞬间多出了一道血痕,Alice见没有造成更大的伤害,连忙把身体一压,向后跳出两米,攀上了窗框,瞪着一双红眼睛戒备地看着房间里的两个人。

     “喂喂,迷路的小Alice,我们可是你的救命恩人啊,如果不是我打败你把你带到这儿来,你可差点被那个利用你的恶魔吞噬掉了!冷静一下可以吗?冷静。”Dante如同训练野生动物一般压低上半身,抬起两只手平放着往下压,Alice眯着眼睛看了他一会儿,把小刀放到身侧,同时刀刃开始聚集起红色的火焰。

     “他是不是脑子有问题?”她一转眼珠,把视线投向Lady,Lady抿嘴一笑一摊手,用余光瞥了Dante一眼。

     “女士,别以为我看着窗户就不知道你在做什么动作!”

     “我觉得我没有为你说好话责任。”Lady继续微笑,并从腰间抽出了一把瓦尔特PPK手枪,她刚从武器商那儿淘来的,上足了子弹。

     “不觉得它非常适合小姑娘吗?”Lady看到少女轻蔑地一笑,挑起嘴角说道。

     “可惜我并不是什么小姑——娘!”话音未落,Dante只觉得眼前一股热气袭来,一颗比他脑袋还要大的火球从耳边擦过,不用看也知道身后的墙壁已经完全完蛋了,包括外面的楼梯扶手。而Alice往边上移动了一点,咬牙捂着耳朵,Lady在地上打了两个滚蹲在床头柜边上,脸上满是灰尘。

     “这可是我特意为你们这些坏小孩准备的子弹,哈……怎么样?”Lady喘了口气,得意地摇了摇手里的枪。

     “我怎么觉得那是用来对付我的?”Dante叉着腰站在原地,抖了抖风衣的下摆,反正已经脏得不成样子了,他也懒得躲。

     “你要这么认为也可以。”

       叮——

       不知何处忽然传来了微小而清晰的铃声,剑拔弩张的气氛瞬时被按下了休止符,Dante和Lady同时看向Alice,只见少女站在几乎要裂开的木质窗台上,手中的小刀垂了下去,有点不可思议地望着窗外。

     “这……是哪儿?”

       风吹起窗帘,一直延伸到地平线尽头的蓝色深深浅浅地涂抹着天空,像小孩子随意乱涂的画布,一条荒凉的大路横着切开贫瘠的平原,平原上三三两两地散落着树丛,还有些被人丢弃的木头和残破的帐篷,干燥的空气携风带沙冲进被炸出一个大窟窿的屋子,三个人似乎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一时没人做出反应。

     “我知道了……”过了一会儿,Alice一步一步从窗户边上退了下来,慢慢地摇着头自言自语,“我知道了,我知道了!”她大踏步地跑过Dante身边,头也不回地下楼,冲进沙尘弥漫地户外,Dante和Lady相互看了一眼,不约而同地跟了上去。

       Alice踉踉跄跄地走了不远,就在一片废墟之前停了下来,那似乎是一块临时营地,分布着两三个大小不一的帐篷,在这里停留的人好像刚走不久,篝火还冒着烟。少女在营地边上激动地走来走去,时不时蹲下来检查痕迹,Dante和Lady用眼神交流了几句,还是决定静观其变。

       他们并没有从那个小镇里逃出来,Alice作为一个恶魔,身上留着太多属于人类的情绪,战斗冲动鲁莽不讲套路,破绽百出。Dante只花了几分钟就把她制服了,但很明显,她也不是始作俑者,有东西附在她身上,并且现在也没离开,是那个东西——而不是Dante——把她弄得满身是伤。更糟糕的是,她没有感觉到任何痛苦,虽说对恶魔来说,疼痛并不算什么,但也不可能一点感觉也没有,她身上的东西恐怕正在吸食她的生命,但他们还不清楚那是什么,也不清楚出现在眼前的景象到底是真实还是虚幻的。

     “是这里!是这里!我就知道!我就知道见到你的话就能见到他!”她转过身用一种天真的声调对Dante喊道,又要沿着宽广的大路向前跑。

     “Alice!”Dante伸手想要阻止她,她却自己停下来了,拉起自己的裙子左右看了看,皱起了眉头。但她立刻就舒展开五官,抬手打了个响指,原地转圈,金色的光芒笼罩了她的全身,等到光芒慢慢散开时,站在他们面前的已经不是刚刚那个红着眼睛灰头土脸的少女了,而是一个穿着蓝白相间的女仆装、表情沉静撑着伞的Alice。

     “可以给我解释一下现状吗?”Dante也不心急,依旧像哄小孩一样问道,他甚至蹲了下来,让自己得以和她平视。

     “现状?现状就是我要去见Vergil啊?他就在那儿,在前面!”Alice指了指前面被风沙弥漫的大路。Dante愣住了,他有些呆呆地站起来,他有很久很久没有从别人的嘴里听到这个名字了,这个名字就像一个禁语,他并没有有意识地躲避,但事实却是如此。

     “我一直在找你。”

     “找我?”

     “我不明白……”少女咬着嘴唇,忽然红了眼圈,“为什么,我不行……不过无所谓了,我很快就能见到他。”说着她转过身,如同一个贵族一样昂起头,如同一个普通人类一样,撑着伞一步一步地往前走。

     “等等!”

     “Dante!”

     “Lady,又要麻烦你做我的后勤了。”Dante回头歪嘴一笑,Lady一呆,苦笑着放下了手。接下去,也许的确并不是她该出场的场合。

       Dante举起拳头敲了敲胸口,转身跟上了Alice,Alice走得不紧不慢,似乎并没有因为Dante跟上来而困扰。Dante吹着口哨摸了摸下巴,才想起前些日子听从Lady的建议把胡子剃掉了,还掉了几斤肉,但他还是习惯性地去摸下巴。

     “虽然你好像很着急,但我可以问问题吗?”Dante加快脚步和少女并排而行。

     “你最好不要问,我可不想在见到Vergil之前把裙子弄脏。”

     “你和我哥哥很熟吗?”

       少女霍然停了下来,Dante没刹住去势一时踏出去两步,以大跨步的姿势歪着头看她,样子有点可笑,Alice用无法让人发现的幅度轻轻跺了跺脚,绕过Dante继续往前走。

     “他让我得到了重生。”她低下头,似乎打定主意不再说话。Dante本想捧腹大笑以显示自己对这句话的认识程度,但不知为何他忍住了。Dante一直认为那个被他亲手毁掉的至亲是个不择手段的反派角色,而他自己肯定比那家伙帅多了,倒从来没有小姑娘对他说过这种话,即使他救了很多这样的小姑娘,他忽然觉得有点不是滋味。

     “那他还真是做了件让我大吃一惊的事。”Dante拍拍手,看了看天空,天空的蓝色没有任何改变,好像凝固了一样,连云的形状都没变。

     “你总是这样吗?”

     “嗯?”这是她第一次认真对他提问。

     “总是……”少女放慢了脚步,语气也不再和刚才一样固执,“好像在假装他并没有死一样。”

       又起风了,Dante用手掌遮住眼睛,沙尘从身边经过,远处的小山丘旁边,出现了两个人影,一个娇小的少女,还有一个披着灰色斗篷的人。Alice发出一声轻呼,拉起两边的裙子,踩着小步子如一只回巢的金丝雀一样飞奔而去。

       Dante张了张嘴,却忽然发现,他竟然一时无法叫出他的名字。

 

Tbc


评论
热度(12)
©Crazy Ar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