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azy Ark

DMC同人堆放处,杂物堆是放其他乱七八糟的同人和原创。

【鬼泣\DV】七夜谈 01

双子诞辰日贺文,今天是鬼泣1发售日,所以自己定了这个纪念日。

会好好更完的,贴吧:http://tieba.baidu.com/p/3994432269

————————————

1、little witch


       一个人身上能带多少面具?绝对不会比别人想给他戴的多。


       背着火箭筒的女性扔掉了手里的纸巾,舔了舔嘴角,她刚刚从Dante那儿夺走了他的最后一点儿硬币,向一个女孩要了一份草莓色的冰淇淋,并且当着他的面吃了下去。Dante掏遍了身上所有的口袋,终于确定自己今天晚上要饿肚子了。


     “嘿,女士,你是想让我今天晚上露宿街头吗?”他对着Lady的背影伸了伸手掌,说道。


     “或许你可以躺在那儿。”Lady优雅地转过身,指了指伫立于喷泉中心的老巫师雕像,雕像的手中举着一根圆头法杖。


     “你是想让我像只乌鸦一样用爪子扒着石头睡觉吗?”Dante一边说,一边弯曲手臂学

     “我当然希望我们能够有两个舒舒服服的房间用来睡觉,顺便在酒店里打听打听情况,听到了吗?我,和,你,我们两个!我现在真后悔我居然会考虑你的感受。”Lady一字一顿地指着他说,踢掉了滚到脚边的一颗小石子。


     “我根本就不该相信你那所谓的恶魔的第六感,女人的第六感比这靠谱多了。”她按着太阳穴摇了摇头,又向着天空一摊手,在喷泉旁边坐下,像个少女一样把双手放在膝盖上,望着天空。


       Dante在离她不远的地方坐下来,看了看四周街道。就像Lady所说的,他犯了个错误,低估了这次任务的难度,几个小时前,他打倒了这个不可思议小镇上的恶魔,但事情并没有结束,反而变得更麻烦了,那些被掳走的普通人并没有醒来,而他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


       附近的村民叫这个小镇不夜城,或者会爬行的小镇,整整半年已经骚扰了附近几十个村庄,甚至惊动了军队。它会不断地出现在不同的地方,吞噬人类,让他们成为小镇中的一员,也有因为不明原因从里面逃出来的人,惊慌失措地向他们描述里面的情况。它的成长速度惊人,也许很快就会从小镇升级成大都市,除了洗脑人类使之成为其中的居民之外,事实上也没有做过任何伤天害理的事情,甚至有时候还会放人出来,但长此以往,附近的人口将会急速减少,而且也不知道这是不是某种阴谋的前奏,于是由当地的官员出面,找到了擅长处理此事的恶魔猎人。


       也就是此时正坐在喷泉边上垂头丧气的Dante,他们现在面对的困境是,制造这一切的恶魔已经死了,但是控制人群的力量并没有消失,他们还被困在了这里,连下一个目标都没有。这个小镇只有黑夜没有白天,每天二十四小时都被霓虹笼罩,有五条路由小镇中心向周围延伸,每一条路上都有不同的娱乐设施,人们不用睡觉也不用工作,每一分每一秒都在享受夜生活。Dante所面对的是一条圣诞夜风格的黑色石板路,有拿着气球的肥胖小丑一边给八音盒上发条一边来回走动,披着床单扮演幽灵的孩子尖叫着窜来窜去,其中有几个Dante在寻人启事上见过他们的脸。

       路口的路标上装饰着表情怪异的南瓜灯,从这里就可以听到远处传来的欢声笑语,这里可以正常使用外面的货币,如果Dante现在手里有几个字儿的话,他大可以找个地方大吃一顿,再好好睡上一觉,或者混入热闹的人群,说不定还可以在各种游戏里赢一笔。他忽然想起Lady之前在告诉过他这个小镇的另一个名字——狂欢节。


     “好了,现在我们该怎么办?我已经累得快散架了,不管这地方有多不可思议,我一定要睡了,魔鬼也无法阻止我。”Lady双手托腮,用慵懒的口吻说道。


     “可你刚刚把我们最后的一点积蓄用完了。”


     “你认为我会在一个满是可疑人物的旅馆里睡觉吗?我宁愿找个墙角边的路灯!”她嘴里还在抱怨,声音已经不像刚刚那么大了,漫长的黑夜让人的感官变得迟钝,Dante已经不记得他们进来多久了,说不定早就过了人类能够保持清醒的极限,即使周围的环境再诡异,他们也不得不选择休息。


     “那么为了补偿我的鲁莽,就由我来为你守夜吧,女士。”他起身绅士地朝他的搭档鞠了一躬,Lady瞥了他一眼,终究还是微微一笑。


     “这个夜晚还真是漫长啊。”她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准备去找个僻静的地方养养精神,Dante随遇而安的习惯,多少也影响到了她,眼下既然没有任何办法,还是别浪费精力为上。


       然而,Dante还有个被动技能,总是在她放松下来的时候被触发,她曾经试图给它取了个名字,叫做“百分百祸不单行”,后来被Dante以太长为由驳回了,现在她特别想重新把这个名字送给他,如果能不被突然飞来的火球打到的话。


       拳头大的火球直直地落下,两位身经百战的猎人在火光出现前一点都没意识到,在他们一跃而起之前,火焰已经烧到了Dante的衣角,他就地打了几个滚,顺手拔出了叛逆,单膝跪地,抬头,只见头顶上方大概三米的位置,浮着一把扫帚。


       Dante很少打扫房间,因为他一直觉得拿着扫帚不如拿着吉他帅气,与其打扫房间还不如拆了重盖,偶尔来打扰的搭档们更不会帮他打扫,所以他家里那把扫帚成了一堆恶魔头颅中最正常的墙上装饰物。所以,他一眼就看出那把浮在空中的扫帚和他家里的那把一样,没有被使用过,夹着扫帚柄的两只脚上套着一双黑色镶钻的尖角鞋,从这个角度可以看到少女光滑白皙的膝盖和涂着指甲油的手指。还缺只黑猫,他想。


     “唔哦,看来我们刚刚干掉了你的宠物。”Dante吹了声口哨,戴着和他背后的塑像头顶同款帽子的少女从天而降,一头金色的长发,一双深蓝色的眼睛,嘴唇有点厚,脸上还有雀斑,不能说是个美少女,但胜在年轻。


     “Dante……”


     “见鬼,为什么出门在外每个人都知道我的名字!”Dante转了一下大剑,咧着嘴角一甩头。

     “Alice。”少女把飞行工具竖着举起来,轻声说。


     “嗯?”


     “我的名字,我想你可能还记得我。”


     “那真是很抱歉,我想我认识的人中有好多人叫这个名字,”Dante用中指点了点脑壳,“他们并不都是会跟着兔子喝茶的小姑娘,还有几个甚至根本不是女性。”


     “我偷了你的项链。”少女又说,手心燃烧着一团时红时蓝的火焰。


     “哦?我以为只有我那个脑袋不太正常的兄弟才整天想着要抢我的……哇!”他的话还没说完,少女手上的火焰变成的巨大的火球,瞬间来到眼前,要闪避已经来不及,Dante连忙举剑一档,而Lady也几乎是在同时对袭来的火球发射了一枚火箭炮,两股力量在Dante面前相撞,互相抵消,瞬间喷了Dante一脸黑烟。


     “咳咳!嘿,女士,你就不能先说一声吗?我的衣服已经够烂了,现在他又变脏了!”他甩了甩袖子,向旁边大喊。


     “现在可并不是讨论你衣服的时候,我们的女孩好像被你惹生气了。”Lady向他踏近了一步,把火箭筒背在一边的肩上,用下巴示意了一下正在消散的烟雾。


     “呕,看来的确如此。”眼前的少女衣袂翻飞,双眼血红,全身散发着令人不安的气息,她刚刚出现的时候,Dante并没有在她身上感受到恶魔的味道,而现在则完全不同,她慢慢地弯下腰,像只准备进攻的野兽。


     “我想……”Dante的嘴角一沉,“我的确认识她。”


       以恶魔的生命来计算是在不久前,以他的感官错觉来计算却好像是很久以前,在他那名叫Vergil的兄弟还没有带着他心里的某个部分,坠入深渊之前。


Tbc

————

happy birthday

评论(3)
热度(25)
©Crazy Ar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