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azy Ark

DMC同人堆放处,杂物堆是放其他乱七八糟的同人和原创。

【DV\520】encounter

结个婚好不?

————————

       信箱里没有账单,厨房很干净,门是完好无损的,窗外阳光灿烂,Dante心情不错,觉得今天一定会有什么好事发生。他前几天刚刚赚了一笔钱,今天是周末,他本该舒舒服服地躺在家里的沙发上,在Lady来讨债之前,行使自己把房间弄乱的权利。但是现在,他打算推翻自己的计划,从两份委托中用脚趾头选出一份,披上他的红外套,到外面去走走。

       和平年代,残留在人间的恶魔依旧顽强地扮演着反派角色,这种精神让Dante十分感动,但这丝毫无法减轻他对它们的反感,特别是那种躲在暗处轻易不出现的恶魔,这类生意通常价格不高,需要花费的精力却比那些大家伙多得多。Dante很懒,懒得宁愿故意去踩敌人的陷阱流点血,也不肯动脑筋引它们出来,所以,当他看到委托书上的详情时,好心情立刻消失了十分之一。

       目的地是现在的三流小说都不会用到的古堡,但只是样子像而已,一看就是现代文明蹩脚的模仿物,雕塑粗糙,颜色灰暗,门口摆放着两个有着诡异表情的小丑,即使是Dante这种不拘小节的单身汉,也忍不住嫌弃起这位主人的品味。更让人哭笑不得的是,古堡的主人明明煞费苦心地仿造了各种古典风格的建筑,却在最重要的钟楼底下挂着一块类似爱情旅店用的霓虹灯招牌。

       唯一能为这位主人挽回一点颜面的,只剩下入口中央喷水池旁的那尊塑像了。很遗憾的是,那也不是主人自己的主意,而是命运的杰作。

     “好久不见。”塑像转过头,银色的发梢缀着几滴水珠。

     “真难得你能好好对我打招呼。”Dante一摊手说道。好久到底是多久,他都懒得去计算。令人痛哭流涕的重逢并不适合他们,他们现在对待对方的方式,类似于一个多年不见的老朋友,突然打电话过来的时候,第一句话并不是“你最近好吗”,而是“现在有空出来玩吗”,当然他们还没有和睦到这种程度,只是当做分离并不存在,过着自己的日子,有一天突然遇见,也不再突然大打出手,让时间变得毫无波澜,去麻痹曾经的矛盾。

     “你的记忆是不是对我做了过度丑化处理,我不做无意义的事。”

     “你是说见面就把我的手掌戳个洞这样的……”

     “但我不介意做。”

     “做……什么,嗯哼?”Vergil向水池的旁边挪动了一步,Dante马上闭了嘴,倒不是说他怕自己的哥哥,但这里毕竟是别人的地盘,即使地盘的拥有者有着让人倒胃的品味,终究是他的金主。

     “寒暄就到此为止吧,那么,我事务繁忙的兄弟是来做什么的?总不可能是和我一样接了生意吧?”他扛起大剑,朝四周望了望,并没有感觉到恶魔的气息,就像委托书上写的,它们不止一个,出没的时间也无法确定。

     “我认识的人托我来协助你。”没想到从Vergil的口中听到了令人震惊的话,在Dante的脑海中,“认识的人”对Vergil来说就跟说“我朋友”一样,一个他不认识的人,是Vergil的朋友,这个消息够他消化一晚上的。

       一直以来,他都不知道Vergil在干什么,不知道他以什么为生,不知道他和哪些人交往,他理所当然地认为Vergil不会和除了他以外的人有所交集,稍微有点逻辑的人都不会那么认为,可Dante在对待Vergil的问题上就是没有逻辑。

     “准确来说,我欠他一个人情。”Vergil绕过水池,朝城堡的正殿走去,Dante连忙跟上,边上的景色出现了一瞬间的扭曲,Vergil的身影凭空消失了,Dante条件反射似的一伸手,一头撞进了一面柔软的墙中,他这才意识到,这里有一片结界。里面的样子和外面看起来的没什么变化,只是多了些属于魔界的气息。

     “我居然没有察觉到。”Dante挠了挠后脑勺,把剑身往地上一砸,裂痕立刻从脚下的泥土里延伸到了台阶下,四处游荡的恶魔们如同被召唤一般,齐刷刷地扭过脑袋,看向了他们的方向。

       Vergil啧了一声,似乎不屑于对Dante的鲁莽之举做出评价,脚下一踏,率先跃进了敌群,Dante吹了声口哨紧随其后,一边在空中翻了个跟头一边笑着说道:“看来我比我自己想象的还要兴奋。”

     “我倒认为是你的大脑开始衰老了。”Vergil面无表情地说着伤人的话,毫不留情地切下了一个脑袋,蜥蜴模样的恶魔倒在地上抽动了几下,很快被同伴踩在了脚下。

     “是吗?我倒觉得我会比你晚衰老几分钟!哈!”Dante一脚踢开了冲上来的敌人,向后跳了三步,站到了Vergil的背后,对方瞥了他一眼,这是个进步,以前他都是用瞪的,于是Dante得寸进尺地又往后靠了靠,感受那隔着衣服挺拔的背脊。

     “对了,你认识的人是谁,这个城堡的主人?”源源不断的敌人从四面八方涌出来,这和委托说的根本不一样,但这对Dante来说反而是好事,他一边踏着四周的柱子砍掉那些低等怪物的四肢,一边还抽出时间来问问题。

     “你很在意?”幻影剑四散而开,像绽放的花朵,干净利落地收起刀,Vergil抬头向站在梁上Dante说。

     “很在意。”做弟弟的很爽快地承认了,“事到如今”有很多事已经失去了意义,那些都是借口,他们的不合不过是出于本能。Dante等着Vergil的反应,等他回过头来,却在他露出嘴角的时候,等来了头顶的攻击,一波血红的飞鸟从天而降,他烦躁地挥了挥手,Vergil一个瞬移躲到了对面的柱子后面,几只笨鸟便啪啪地撞上了柱子。

       在笑?

       Dante转手撕开了身后的恶魔,纵身从高处跃下,与此同时,更多种类的对手又出现了。真是没完没了!他咬了咬牙,拔枪向四周射了一圈,给自己开出了一条通向Vergil的道路。Vergil也正看着他,脚踩在一个奇怪的魔法阵上。

     “来了。”

     “什么?”Dante一愣,四周的一切忽然旋转起来,恶魔们停止了攻击,被巨大的黑色漩涡吞噬、旋转、嚎叫、粉碎,和正厅的装饰品混合在一起,头顶和脚下都出现了不断扩大的暗紫色光芒。他感到有一只手抓住了他,随即手心一疼,好像是被刺破了,Vergil就站在他面前,但他看不清他的样子,周围模糊得像捣烂了的披萨残骸,加了水的那种。

       他要打开魔界之门!Dante立刻就猜到了,却不知道作何反应,这一切发生得太突然,以至于他只能思考之后该怎么办,现在干脆就这样握着他的手吧,随遇而安的恶魔猎人这样想。直到恶魔被黑色的龙卷风带入了魔法阵中,四周安静了下来,窗帘不再飘动,正厅的蜡烛亮起,他还握着Vergil的手没放开。

     “回去了。”

     “哈?”

     “我认识的人。”Vergil抽出自己的手,向前走了两步,暂时的门已经关闭,Dante松了口气,似乎避免了一场大战,他已经很久没有正儿八经和Vergil战斗了,也不太想和很多年前一样再来一次。

     “那到底是谁?你早就知道会这样?”他拍了拍袖子,确认四周已经没有了恶魔的气息。

     “闭嘴很难?”

     “至少今天很难,我刚刚说了吧?我很在意。”Dante笑得一脸人畜无害,穿过飘在空中的杂物朝前走,心中再次感叹起这位主人的品味,这里真的什么时代的东西都有,只是现在都成了碎片,在空中停滞。

       Vergil用垂下眼皮代替叹气,简短地解释道:“出魔界的时候帮过我,这次我帮他回去。是只兔子。”

     “兔子?”

     “兔子。”他重复了一遍似乎用尽了今天所有的耐心。

     “他的品味一直都这么糟糕?”Dante终于再次走到了Vergil面前,挤了挤眉毛,岔开话题掩饰自己突然溢出的好心情。一片沾染着鲜血的白纱从头顶缓缓落下,正好盖住了他们。

     “嗯。”他难得地赞同了自己的兄弟,伸手想把白纱扯下来。

     “等等!”Dante出声阻止了他,Vergil侧过脸不耐烦地看着他,手里的动作倒是真的停了下来。不知从哪个房间飘来的玫瑰花瓣簌簌落下,像缓慢计时的沙漏,屋顶坏了,原本魔界之门的位置,露出蓝色的天空,外面云淡风轻,天气很好。

     “你不觉得……”Dante垂下还沾着血滴的睫毛,缓缓握住了Vergil握着刀柄的手,“这个很像婚纱吗?”沾染了鲜血的白纱微微颤动,隔着这层帘幕,咫尺之外的东西也犹如另一个世界的风景。

     “我可不认识块头这么大的新娘。”

     “不管是贫穷还是富有,不管是健康还是疾病,我都爱你、尊重你,直到死亡将我们分离。”不管不顾地说着老掉牙的誓言,玫瑰花瓣已经在脚边铺了一地。

     “Dante。”他不像发火,倒像困惑。

     “现在可以吻你吗?”

       他没说话,也没有多余的动作。

     “就是说可以咯?”Dante扯出一个让人很想一拳揍上去的笑容,倾身吻了下去。寂静慢慢发酵,鲜血在地板上蜿蜒流动,金色的碎片从头顶洒下来,就像神在制作一件凝固的艺术品。

       他们从不谈爱情,人类的誓言毫无意义,这不过是一场心血来潮的游戏,更复杂的东西他们已经都不愿意去想了,至少Dante是不太想去想。他比以前更懒了,而且他敢打赌,Vergil一定也比以前懒了,至于他会不会思考复杂的感情问题,也不是Dante可以左右的。他确定他唯一的同类还活在这个世界上,还可以见面,还可以睡在一张床上,站在同一个战场上,激烈的情绪能够得到回应,没有比这更让人满足的现状了。

     “不来住几天吗?”Dante确定对方的耐心消磨地差不多了,才从他的唇上离开。两个人一前一后出了大门,外面已经一片衰败。

     “我想我会来拿走属于我的那份报酬。”Vergil转身,沿着Dante不了解的那条路离开。

     “你真喜欢拐弯抹角。”Dante笑道。

       偶遇,大概是最好的相处方式,他们寻找了很久才终于意识到。Dante转过身,朝着反方向走,一边走一边想象着,Vergil的背影渐渐离他而去,脑海里和他一样浮现着对方的身影,直到脚步声消失,他便开始期待下一次不期而遇。


Fin.


评论(2)
热度(20)
©Crazy Ar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