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azy Ark

DMC同人堆放处,杂物堆是放其他乱七八糟的同人和原创。

【DV】black chocolate

一直懒得搬文到这里,但既然是节日,还是及时搬一下吧,情人节快乐,如果能幸福就好了。

————————————

“嘿,那是什么?”

“是人间的灯火,今天可是圣瓦伦丁节。”Lady停下来,顺着Dante指的方向看了一眼。

“说得那么好听,不就是一群人找个借口出去约会吗?还有别骗我,魔界离人间有那么近吗?”Dante踢了一脚地上的残骸,一只奇形怪状的头骨滚了过去,他已经懒得去分辩那是哪个种类的恶魔,这一片的魔界已经完蛋了,他只是想看看还有没有什么活着的东西。

“我从前听说魔界是个可近可远的地方,也许同样的地方,昨天远在海底,今天就在你脚底下。”Lady向前走了两步,回过头。

“哦,是吗?怪不得我最近脚底发痒。”他一摊手,还在看着那片灯火,那里看起来很热闹,相隔着那么近的距离,这里已经有些什么走向万劫不复。

“等等……我记得这个地方。”Dante突然停下来,停在一面镜子面前,漆黑的镜面什么也没有映出来,似乎里面的影子连同整个魔界一起死去了,只剩虚无的黑暗。

“我以前和Trish来过这儿。”他用食指在镜面上一抹,什么也没有,连灰尘都死了,什么都没留下。

“你来过的地方可多了,我看魔界已经没什么地方你没去过了。”Lady不以为然地耸耸肩,但Dante没有接她的话,在Lady的印象中,如果Dante三秒钟之内没有回应她的挖苦,要么他要向她借钱,要么他脑子出问题了。

这次看来是后者。Lady吹了声口哨,在看起来马上要化为灰烬的桌子边上坐下来,用手背托着侧脸,“好吧,让我们来听听Dante先生又遇到什么烦恼了,我记得你上次烦恼的事情还是和食物有关。”

“这次好像和我哥哥有关。他以前可能住在这儿。”Dante笑了笑,不像他平时的笑,但也说不上苦涩。

“因为你说今天是情人节,我突然记起小时候的一件事,那件事我本来应该牢牢记住,却因为年纪太大而忘记了。”

“不要在我面前说你年纪太大,我死了以后你再说吧。”Lady不满地敲了敲桌子。

“好吧好吧,亲爱的女士,只是我的脑子衰老的比较快而已,因为它装的东西太多了。”Dante举手投降,继续说下去。那是他第一次意识到情人节的存在,那时候他还是个普通人,他们不断搬迁,不断有新的同学和新的邻居,这或许和其他的家庭有些许不同,但他们依然是普通人,双胞胎为了小事吵吵闹闹,在外面却很团结,所以当Dante听说情人节的时候立刻去找了正在学校门口等他的Vergil。

“Vergil!Vergil!”他一边跑一边叫他,差点一头撞在他哥哥身上,Vergil在他接近之前就露出了厌恶的表情,很遗憾最后的结果就和他想象中的一样,但他还是很仁慈地没让Dante摔倒,而是扶了他一把。

“今天是情人节你知道吗?”

“知道啊。”面对一脸兴奋的兄弟,Vergil淡淡地说。

“那你是不是应该送我巧克力?”

“你……”Vergil少见地愣了一下,“你是不是把情人节的习俗弄错了,这一天是女孩子送喜欢的男孩子巧克力的节日,而且我们还没有长大到找女性结婚的年纪。”Dante根本没听进去,Vergil竟然会为了给他解释某件事说那么多话,情人节果然是一个好日子。

“情人节果然是个好日子!”他大声喊道,“所以给我巧克力吧!”

Vergil觉得脑袋里一团浆糊,他往包里摸了摸,掏出了一盒绑着蓝色丝带的巧克力塞进Dante手里说:“这是班里女生送我的友情巧克力,你想要就拿去吧。”

Dante呆了一下,等他恢复的时候,脑子里只剩下“女生送Vergil巧克力”这几个关键词了。Vergil原本只是怕麻烦,但是他太诚实了,或者说,不懂得变通,结果事情变得更加糟糕了,Dante一晚上沉默得可怕,连Vergil的挖苦都充耳不闻。

“有女生送我巧克力你就那么难受吗,那只是顺便。”Vergil不擅长解释,但他觉得放任Dante这样自己也会很难受,Dante坐在书桌前的凳子上,不让他好好看书,虽然他安静得不像Dante,却比平时的Dante还要让人烦躁。

Dante的回忆就到此截断了,第二天的早上他收到了Vergil亲手做的巧克力和他一脸厌烦的表情,但Dante打赌他看上去有点不好意思。Dante不知道那时候自己是抱着怎么样的心情失落了一晚上,是对兄长能收到巧克力的羡慕,还是因为他收到了巧克力而难受,两者似乎有微妙的不同。

“Dante,”Lady摇了摇搭档的肩膀,他在讲完故事之后一直在发呆,还一脸傻笑,“你今天笑起来有点恶心。”

“我和你一起工作的时候总是笑得很恶心。”Dante站起来,觉得回忆很甜,他已经失去的东西就像石头一样沉在心底,永远都不会被腐蚀,不会变得更糟糕,所以回忆很甜,他只会得到,就好像突然发现了被遗忘在口袋里的糖果。

“走吧。”他捡走了回忆,这里只有废墟。

“等等Dante,你看这儿有什么东西。”Lady桌子底下的小格子里摸出了一个小盒子,Dante在原地呆了一会儿,才慢慢接过来打开。

“是巧克力?”

“看来是的。”Dante拿起来看了看,“是我哥哥做的。”

“你怎么知道?他在魔界怎么可能还有闲情逸致做巧克力?等等!你疯了吗,别吃!”Lady怀疑眼前这个人是不是被回忆砸中了脑袋。

“Lady,恶魔可不会死,”Dante挤了挤眉毛说,“这是他最喜欢的黄丝带,嗯……也许他很无聊。”巧克力掉进了舌头,苦涩慢慢蔓延开来,一直到达舌根,很快就融化了,就像那个坠入镜中的影子。

“走吧。”他轻松地甩了甩手,把丝带塞进口袋里,往更深的黑暗走去,黑暗在呼唤他,光明在祈求他,他不得不去。

他咂了砸嘴,喃喃道:“好苦啊,怎么能那么苦。”

如果我在的话,一定会让你多放点糖,放很多很多的糖。


Fin.


评论(7)
热度(19)
©Crazy Ark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