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azy Ark

DMC同人堆放处,杂物堆是放其他乱七八糟的同人和原创。

【DV】于别处相逢

圣诞贺文,本来想晚上发的,算了就这么发吧。

但丁遇到平行世界的维吉尔的故事,但丁少年绝赞离家出走中。

提前说一句圣诞快乐。

————————————————————

       忽然下起雪来。河面倒映着两边的路灯,灯影晃动打碎深不见底的黑暗,霓虹灯缠绕着树干,雪片缠绕着人影,Dante踏上拱桥的脚停在半途,站在桥中间的人也似乎感应到什么似的,侧过身看着他。

       包裹在灰色大衣里的白衬衫被一丝不苟地烫过,袖口和领口的扣子整整齐齐地扣着,蓝色格子领带也按照规定系得牢牢,年纪大概处于少年和青年的过渡期,被Dante目不转睛盯着的人也望着他出了一会儿神,接着忽然皱起眉头朝他走来,不由分说地抓住了他的手腕。

    “Dante,你去哪儿了?把这件愚蠢的衣服脱掉。”

    “愚蠢?这可是我的战友!”Dante反驳道,但看了看身上那件又脏又破、满是抓狠的风衣,他觉得自己说的话没有说服力。

    “战友?你和雪人打了一架?”

    “雪人?”Dante对恶魔还算有些研究,倒从来没有听说过还有这个品种。

       拉着他的人似乎觉得这个话题很无聊,放开了他的手,理了理刚刚还没穿整齐的大衣。他低头扣大衣扣子的几十秒内,抬头看了Dante四次,仿佛怕他会突然消失一样,这感觉很新鲜,Dante忍不住笑起来。

    “Vergil……“他小心翼翼地叫出这个名字,生怕对方说出”你认错人了“这样打碎期待的台词。

    “原来你还记得你兄弟的名字,我还以为时间已经把你的大脑磨成了披萨。”他抖了抖袖子,走到Dante旁边,撑起褐色的伞,还朝他伸出一只手。

    “我可不是女士。”他看着Vergil纹路清晰的手掌,和他给人的整体印象不同,那双手并不像是这个年龄该有的手,长满了茧,还隐约可见细细的伤痕。

    “就算是圣诞老人也会在出门的时候摔倒,还好他有麋鹿……”他往前走了半步,口气不耐烦地看着Dante,“而你有我。”

       Dante耸了耸肩,把自己的手放在了Vergil张开的手掌上,Vergil的手既不温暖也不柔软,鹅卵石至少还有光滑一个特点,那只手连这个都没有,但它却像个保护者一般固执地握着Dante的手。

    “如你所见今天是平安夜,到处都是人,我们得再走远点才能找到吃晚饭的地方。”雪开始大片大片地覆盖住视线,擦肩而过的人群变成了虚实不清的影子,如同幼时逃亡的景象。

       Vergil带着他拐过人烟稀少的小巷,把喧闹的节日氛围甩在身后,进了一间入口狭小的酒吧,古朴的铃铛在他们推开门时悠闲地响起,酒吧内为数不多的几个客人不约而同地看了他们一样,又低头去做自己的事了。

    “平安夜快乐!”店主似乎与Vergil熟识,“Vergil,你终于开始考虑接受一个男人而不是女人了吗?”

    “平安夜快乐,lion。你说对了,我正在考虑。”他说得一本正经,根本不像是在开玩笑。

    “哈哈哈哈!那我可得为此喝上一大瓶朗姆酒!大学怎么样了?“长着大胡子的店主开怀大笑,而且真的从柜台底下抽出了一个酒瓶。

    “还算顺利。“

    “我以为你一定会讨厌背诵医学专有名词,”他把酒瓶推给他们,并指了指角落的双人桌,“希望圣诞老人把你弟弟装在袋子里带给你。”

    “那他可进不了烟囱。”Vergil依旧皱着眉头,仿佛真的在思考Dante从烟囱进入的可能性。一个坐在角落里打瞌睡的年轻人懒洋洋地站起来给他们让开路,并帮他们拿来了杯子和热牛奶,Vergil看了一眼刚刚塞给Dante的朗姆酒,还是接过了牛奶。

    “想来两份牛排吗?我们刚换了新厨师。“

    “谢谢,七分熟。”Vergil瞟了一眼菜单随手打了几个勾,显然他对这里熟悉得不得了。Dante听到远处传来欢闹的歌声,想必已经有很多人等不及天完全暗下来就开始庆祝了,Vergil脱下大衣放在椅子背后,给他倒了一杯酒,酒吧里有个男人拉起了小提琴,旋律是《White Christmas》的轻快版。

    “你知道?“

    “知道什么?“

    “我原本以为这一切都是幻觉,但其他人似乎并不认为我Dante。”Dante望着酒杯,清澈的液体倒映出他那张明显比眼前的Vergil要年长许多的脸。

    “你当然是,”Vergil喝了一口牛奶,显然他不太喜欢,“只不过不是我弟弟。我们的世界没有恶魔,你最好不要搞破坏,我的存款还要用来付学费。”

    “为什……”

    “我弟弟好像见过你们,那时候我没信他。”他似乎不想多谈,Dante也认为自己需要时间组织语言,但几分钟后他觉得只是盯着Vergil是组织不出任何语言的,于是他开始开口问一些对自己脱离现状毫无帮助的问题。

    “你不能喝酒吗?”

    “不能。”

    “‘这边’的Dante呢?”

    “不知道,我在找他。”

    “真巧,我也在找我的Vergil。”他朝Vergil举杯,而后者没理他,“真高兴我们有同样的烦恼。“

    “我们大吵了一架,差点拆了一座城市,“Dante见他不说话,自顾自地继续说下去,”我没法说他做的是对的,即使现在也不行。但是如果他现在出现在我面前的话,也许我会好好听他说话。”

    “你后悔吗?”Vergil往牛奶里加了一勺糖。

    “说实话,有一点儿,但我确定我做了正确的事,只是在手段上需要一点改进。”Dante摊着手往后靠了靠。

    “我弟弟一直觉得母亲的去世父亲有一定的责任,”沉默着喝掉杯子里最后一口牛奶,Vergil给自己倒了三分之一杯酒,“他说的也并非没有道理,父亲那段时间几乎不回家,但是……就像你说的,再见到他我会和他好好谈谈。”

    “他去哪儿了?”

    “谁知道,”Vergil喝了一口酒就已经有些脸红了,“半年前给我打过一次电话,结果我让他来参加成人仪式他根本就没听进去。”

    “我必须给他鼓掌,”Dante笑起来,Vergil瞪了他一眼,“想不到我也能让Vergil头痛,在我‘这边’只有我头痛的份。”

    “我可不信。”

    “为什么?我为了找他都突破世界屏障了。”他自我标榜一般做了个双手上举的动作。

    “一定是你自作自受,他也没那么轻松。”Vergil笃定地说。Dante摆弄刀叉的手指停了一下,他希望自己能够找到更好的词汇来代替Vergil所说的,但Vergil没有给他更多的时间,他看了看大衣口袋里的怀表,表示自己必须回去了。

    “嘿!等等!你不再和我呆一会儿吗?”

    “我有三本书要看,还有一篇一万字以上的论文要写。”

    “我得找到回去的路。”

    “那是你的事。”

    “那你为什么不一开始就把我丢下?”

        Vergil希望坚持自己的决定,但在Dante一脸期待的凝视中闭上眼睛说:“我可以带你去你一开始出现的地方,然后我就走。”

       雪比刚才小了些,Vergil撑开那把褐色的伞率先走了出去,转身寻找Dante时店员跑出来塞给他一袋面包,他点了点头塞给了店员一张小费。

    “你带回去。”他把面包递给Dante,Dante接过来揣在怀里。

       靴子踩在刚刚积起来的雪地上,到处都是孩子们奔跑过的痕迹,他们来时的路早已被白色覆盖。小巷里的窗子无一不透出温暖的光,有几扇窗没关,仿佛是故意要把过节的氛围朝着路过的人们炫耀,Dante都可以想象到那些挂在圣诞树上的金色星星被照得闪闪发光的样子。记忆中的圣诞节Vergil总是喜欢挂这些星星,也许他只是喜欢站在高处。

    “你们过圣诞节吗?”小巷的出口就在眼前,Vergil放慢了脚步。

    “不过,我们和圣诞节可是死对头。”

    “没人会和过节过不去,即使是恶魔。”Vergil好像微微笑了一下,Dante不敢确定。

    “你的意思是说‘让原始意义见鬼去吧!我们只想喝酒’的意思吗?”

    “虽然粗鲁了点,但就是那个意思。”出了小巷就是热闹的街道,他们经过五彩斑斓的花店,玲琅满目的饰品店,人满为患的高级餐厅,还有拥挤的服装店,终于找到了那座拱桥,拱桥的对面充斥着完全不同的景色,是属于Dante的‘现实’。

    “恶魔们果然不过圣诞节啊。“Dante搔了搔后脑勺失望地说。

    “祝你好运。”Vergil把伞收了起来,雪立刻覆盖了他的发丝和肩膀。

    “也祝你好运。”

    “Dante,”Dante往前走了几步回过头,Vergil的身影正逐渐消失,“我一定会找到我弟弟的,所以你也一定要找到‘我’。”

       我们必须……

       Dante没听到他最后说了什么,那个世界的圣诞景色被这个世界的废墟所代替,他对着来时的方向轻声说了一句‘平安夜快乐’,咬了一口Vergil留给他的面包。

    “味道太棒了,下次和Vergil见面的时候,就有话题可以聊了。”他自言自语地望向天空,这个世界也开始下雪了。


Fin.


评论(7)
热度(38)
©Crazy Ark | Powered by LOFTER